Wednesday


我在門前洗衣晾衣。立之最愛趁機溜出來,討一桶水,四處澆灌; 自家的盆栽,屋旁的大樹,路邊乾枯得無人問津的灌叢,以至石壁縫隙絕處逢生的無名綠葉。每次見他那樣珍愛那些小花小草,我就會胡思亂想,想到《紅樓夢》──十年廿年後,會否出現一位穿綠衣叫阿碧的女孩,前來要把前世情淚奉還給區家公子? ……

“爸爸,我好想淋哂全世界所有的植物呀!” 我撫摸他的頭,笑說: “仔,那麼你可以變做一片雲囉!” 我想通了,那不是《紅樓夢》,而是他平日愛看的《西遊記》。除了孫悟空豬八戒二郎神,看在眼裡放在心上的,原來還有點滴甘霖的觀世音菩薩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