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奉獻

有這麼一首老舊的歌:
「白鴿奉獻給藍天,星光奉獻給長夜,
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小孩......
雨季奉獻給大地,歲月奉獻給季節,
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爹娘.....」

第一次聽,是在我們的婚禮,岳父母情意綿綿給大家獻唱。然後,到我們當了父母,歌謠常常泛起心上。

好不容易,立之識行識走識自己看書了,接著容之來,懵懵的初生,眠乾睡濕,千辛萬苦,我們再來一遍。深夜兩點,清晨五點,黃昏六點,兩父母四個肩頭,把兩個孩子擔下來。那是我們的選擇,我們選擇了有自唔在,選擇了紅筋黑眼圈蓬頭垢面,我們選擇了奉獻。

多少星光與長夜。好不容易,三十天了。親愛的媽媽,謝謝你,如滿月如星輝的婉柔。

Monday

一燈如月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咁,兩個呢?我估要十五座城池吧。

感謝陪月姨姨來我家照料內子,張羅吃的用的,各種我不曉得名字總之對老婆身子好的物事;感謝鐘點姨姨來我家分擔家務,也幫手接立之放學;感謝孩子的公公婆婆爺爺嫲嫲,關愛之心自不待言。

然而,即使有各方援手,撐起一頭家的,依然是爸爸和媽媽。尤其在每一個無眠的夜,孩子哭鬧不下六七次,媽媽餵奶換片,無聲無息,無怨無悔。翌日,倦容之中仍是一貫的慈容。

每天回校工作,兵荒馬亂,諸事紛繁,激氣之事,十常八九。可是每當我回到家中,看見內子的微笑,我就有了走下去的力量。我再疲倦,也比不上十月懷胎的妻。你有沒有想過,好端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嫁了給你,生孩子受了多少苦?

我倆在家,在外,無時停。從洗衣晾衣,到廚房的炊煙。從立之膝蓋上的膠布,到容之的紗巾和尿片。到立之1人的家課,到我4班112人的學業。從產前檢查,到貓沙盤的便便。從弟弟的針卡,到哥哥的小一入學申請表。可愛嬰兒照背後的辛酸與疲乏,可知多少?

即使沒養過孩子,風霜,也好應在老父母身上與臉上略知一二。我奉勸看官,不管她生不生小孩,也要好好愛你身旁的老婆;不管她囉嗦不囉嗦,也要好好體諒你家的老娘。

困頓之時,鼓舞我的,有小時候唸恩記的聖經教誨,《瑪竇福音》5:14-15:「你們是世界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並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燈台上,照耀屋中所有的人。」

一燈如月,我們的家,我們安穩的城,永遠溫婉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