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奉獻

有這麼一首老舊的歌:
「白鴿奉獻給藍天,星光奉獻給長夜,
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小孩......
雨季奉獻給大地,歲月奉獻給季節,
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爹娘.....」

第一次聽,是在我們的婚禮,岳父母情意綿綿給大家獻唱。然後,到我們當了父母,歌謠常常泛起心上。

好不容易,立之識行識走識自己看書了,接著容之來,懵懵的初生,眠乾睡濕,千辛萬苦,我們再來一遍。深夜兩點,清晨五點,黃昏六點,兩父母四個肩頭,把兩個孩子擔下來。那是我們的選擇,我們選擇了有自唔在,選擇了紅筋黑眼圈蓬頭垢面,我們選擇了奉獻。

多少星光與長夜。好不容易,三十天了。親愛的媽媽,謝謝你,如滿月如星輝的婉柔。

Monday

一燈如月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咁,兩個呢?我估要十五座城池吧。

感謝陪月姨姨來我家照料內子,張羅吃的用的,各種我不曉得名字總之對老婆身子好的物事;感謝鐘點姨姨來我家分擔家務,也幫手接立之放學;感謝孩子的公公婆婆爺爺嫲嫲,關愛之心自不待言。

然而,即使有各方援手,撐起一頭家的,依然是爸爸和媽媽。尤其在每一個無眠的夜,孩子哭鬧不下六七次,媽媽餵奶換片,無聲無息,無怨無悔。翌日,倦容之中仍是一貫的慈容。

每天回校工作,兵荒馬亂,諸事紛繁,激氣之事,十常八九。可是每當我回到家中,看見內子的微笑,我就有了走下去的力量。我再疲倦,也比不上十月懷胎的妻。你有沒有想過,好端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嫁了給你,生孩子受了多少苦?

我倆在家,在外,無時停。從洗衣晾衣,到廚房的炊煙。從立之膝蓋上的膠布,到容之的紗巾和尿片。到立之1人的家課,到我4班112人的學業。從產前檢查,到貓沙盤的便便。從弟弟的針卡,到哥哥的小一入學申請表。可愛嬰兒照背後的辛酸與疲乏,可知多少?

即使沒養過孩子,風霜,也好應在老父母身上與臉上略知一二。我奉勸看官,不管她生不生小孩,也要好好愛你身旁的老婆;不管她囉嗦不囉嗦,也要好好體諒你家的老娘。

困頓之時,鼓舞我的,有小時候唸恩記的聖經教誨,《瑪竇福音》5:14-15:「你們是世界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並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燈台上,照耀屋中所有的人。」

一燈如月,我們的家,我們安穩的城,永遠溫婉如斯。

Wednesday

So It Begins

So it begins. 立之盡顯手足柔情,開始當哥哥了。一家子四人一貓,熱熱鬧鬧,紛紛揚揚,奔波之中拾綴快樂,倦容之中不失笑容的日子,就這樣開始了。

我們要摸索,我們要學習。容之學習吃奶、長肉、積累安全感,其他別的再慢慢來。立之學習放輕腳步和聲浪,學習照顧自己和家人,學習體諒和忍讓。爸媽學習兩雙手做十件事兩個蓋冚八個煲,學習捱眼瞓,學習對你們有要求但同時接受你們的不完美,遲些還得學習如何把你倆從心肝某處放下來。一言以蔽之: 學習體驗那更高、更遠、更深、更強韌的愛。

爸爸,特別要學習的,還有工作家庭與自身的平衡,找個方法,既能潛心鑽研剖析大勢保送高中生考通識決勝千里,又能抽空教曉立之由1數到100。既要撐起一頭家,也要撐起一副身體。爸爸要思索前路,籌謀盤纏,鍛煉身心,man up but not too man....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願日子堅定而溫柔,立定腳跟,來去從容。

Saturday

變與不變

立之:上周你發燒,軟軟癱癱走不動,要爸爸抱。每次你要爸爸抱,我就想起這張側面照,那時你還不滿一歲。如今,你快要升小學了,間中仍要撒一撒嬌,伏著嘆一嘆世界。你臉龐緊貼爸爸肩膀,溫熱,親密,又彷彿爸爸肩項之曲線剛剛好fit你的小頭子,天造地設般專供你享用。

我在想,要是輪到我累極了,走不動了,這麼一個私家巨人、私家手臂加私家枕,該如何去找?復感恩,數十年前你的爺爺,大概也是這樣供我隨時隨地歇息的吧,幸福早已支取過了,輪到我於今送給你。

現在變了,爸爸再也不是你一人的爸爸;不,現在一點不變,爸爸仍是你爸爸,私家臂彎依然隨傳隨到。阿弟幼小,不可能不抱,你是阿哥,休息一會,還可以繼續鮮蹦活跳。很多事情,你要慢慢學習、觀察和體諒:雖然你和容之是一輩子的兄弟,但在人生之初,阿弟無可避免會分走了爸媽的時間和注意力。

但你可以放心啊。愛並不會分走的,愛如活水泉源,就像你跑跳一輪額上的汗珠一樣。而且啊,爸爸肩膀有兩個嘛。

「咁如果阿弟已經霸左一邊媽媽又霸左另一邊,我咪冇得伏?下?下?」我已猜到狡黠的你一定會如此刁難。那麼,阿哥,你將就一下,暫時枕住我肚腩或屁股先吧。

Friday

我兒容之


我兒: 人心的力量,人生的容量,是大還是小? 從前的爸爸,大概也無法預料能為你和哥哥創建一個家。上天送你一雙手一雙肩膀,容你開闢自我天地。願你如天,自強不息,願你如地,容載萬物,願你如海,容納百川,深湛沉潛。

我兒: 人心的安頓,人生的旅途,是難還是易? 爸爸,從未見過一條永遠平坦的道路。無求不勞而獲,唯求勞而獲之; 無求一生順景,只求進退有據,來去從容。爸爸話齋,順流逆流,定過抬油!

我兒容之: 來,爸媽先送你,你再慢慢幻變,此生如花似海的無數的笑容。

Sunday

禮物

孩子生日,我們花時間物色40份禮物,上學日帶回去贈予立之所有同學。那是他學校的傳統,壽星仔女接受大家簡單的恭賀,但更重要的是答謝同伴、分享喜悅。都是些價廉物美的文具和小食,由心靈手巧的媽媽張羅,爸爸一無是處,只懂手寫40張回禮封條。這樣很好,簡單而美好。

至於立之自己的生日禮物呢,我說,你可以在文具店選一件文具或一本書,玩具就不必了。結果他進門花了三秒,就選了一個數十元的舊式攪攪鉛筆刨。這孩子的性格就是這樣,望一眼對了就拍板,一鳥在手勝於二鳥在林。我悄悄跟媽媽說: 他日後這樣子揀老婆都不知是好還是壞。

Saturday

五歲而立

我的孩子五歲了。重耷耷,手長腳長,攀爬跑跳,口水多過茶。他沒有長成像奶粉廣告那樣智慧過人,但他有他的慧黠和幽默感,總能把爸媽逗樂開懷。他也沒有在起跑線上練就十八般武藝,但,他有他的細心、創意和觀察力,容讓他在往後信步漫遊的的日子裡,慢慢發掘與磨礪。立之,你來到我們身邊,不只是爸媽教養你愛護你; 爸媽更是在你身上學習,在愛和謙遜中積累信心和快樂。

你站在地上,我跪下,這樣子擁抱,剛剛好。你曾經問我: 五歲會咁~高,十五歲就咁~~~高,那麼六十歲時咪會咁~~~高仲高過屋頂囉? 對啊,不多久,你快要長成迎風而立的高大的橡樹,到時屋子一定會穿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