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歲晚台南 (6):安平








有三個字可用來形容一個美麗的地方:「似日本」。臨海的台南安平,吹來鹹味海風,小鎮小路小房子,光潔寧靜,安詳平和。我們有去了京都鴨川的錯覺。蓮池水鳥躡腳而行,旁人不便打擾聲張。與日本不同的是,這兒多一份台語文化的樸拙淳厚。俚語俗諺,似曾相識,漁舟兩岸的陰晴,於此南天海嵎,隱隱相通。


歲晚台南(7):花孫

這種花,我們喚作雞蛋花,正式名稱叫緬梔。在安平古堡看到,運河旁的公園裡又遇見數株。枝椏蒼勁向上,到了樹梢,開出嬌滴滴的艷黃。彷彿爺爺膊頭上,騎著幼小的孫子,一個願玩,一個願捱。

Monday

歲晚台南 (5):彼岸


出發前一天我還在寫碩士 term paper,寫到最後第30頁像撞邪般大叫一聲,再呆半晌就去執行李。熬過疲於奔命的上學期,已沒空細想這歲晚旅行,全靠老婆細心打點。“放假充電”? 在我的字典中早已無“充電”一詞,我係一舊叉極都得2格的舊電池! 飛到陌生的寶島南方,住進簡潔雅致的民宿,我躺下來呆坐半晌,身邊的化骨龍好嘈喊攰又嗌肚餓。我猜……舊電池大概會幾襟用,只要給我在歲晚的彼岸,一個沒有功課和測驗卷的新天新地,星夜裡好好睡幾覺……

歲晚台南 (4):鐵騎

台灣最多是什麼?十字路口的路上機車左右交織,還以為身處星球大戰激光陣……宜蘭也好台南也好,過馬路只靠勇字當頭,一人一車不知又會從哪兒閃出來……幸好大家都懂分寸,不會開太快,路人和鐵騎士大家將就一下,大家各行各路你好我好。立之說,香港沒有這麼多電單車啊!香港巴士線多,到那兒都方便,事實是地方有限,眾人的路向都能規劃和預測。台灣這兒不同。一人一車,愛去哪就去哪,返工放工接仔接老婆接老公,穿州過市亦未嘗不可。這,其實是生活上難得的自主和自由。

歲晚台南 (3):衣食



台灣最多是什麼?十家店子,九家都是吃吃吃喝喝喝,鴨血餛飩米糕肉燥雞排蚵仔煎,奶茶柳丁愛玉仙草乜乜乜。夜市有多花多眼亂就更不在話下。奇怪啊,台灣人吃那麼多鹽酥雞煎炒煮炸什麼的,不怕肥嗎?地舖,一枱兩枱街坊,安安靜靜吃個夠,晚上再忙一圈,餵飽遠道而來的生臉孔,就此一天,關門睡大覺。一個佬,一個大嫂,一檔熱騰騰,就是一道風景,更是一盤生意,一門手藝,一家生計。花多眼亂,卻又簡單而專一。

歲晚台南 (2):草蜢




自從我在中大草坪第一次捉草蜢,我家孩子去到哪兒都想著撥開草叢找找看。哎,傻仔啊,巴士站旁的花盆怎可能有草蜢?喂,行人路旁的草太短也不會有…………來到這路邊的晨運公園,草蜢竟然鮮蹦活跳,隨手可捉。捉到了,欣賞一會便輕輕放走。孩子得到了得償所願的快樂,而台南的草蜢,在這平平無奇的下午,也得到了莫名其妙的寵幸……

歲晚台南 (1):綠樹

東寧路運動公園

台南孔廟


去旅行不多,拍下美麗的樹木倒不少。遊一個陌生城市,見大樹亭亭如蓋,親切感油然而生。尋常公園,繁忙路邊,綠葉榮茂,枝椏繁衍。又或樹榦英挺如慈父,又或落葉蕭瑟如詩篇。最重要是樹根沒有被水泥堵死,盤踞舒展,人和樹都享有應份的自由。對,一個城市的質素,是看她懂不懂得好好對待樹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