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o Many & So Few


"Never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第一次讀到這句丘吉爾名言,是中學的歷史教科書上,英軍二戰圖片的附註。老師沒有解釋,我英文太差,卻也不求甚解。如今讀來,才領略到首相的精闢。

二戰初期,納粹如日方中,席捲歐洲之後就狂轟英倫。皇家空軍不辱使命,奮起攔截,英勇無比。丘吉爾在國會上表揚:「從來沒有像這樣,這麼多 (人民) 虧欠這麼少人 (空軍將士) 這麼多。」

英文原句,鏗鏘有力,翻做白話就顯得蹩腳了。據悉,輔仁大學李奠然神父有以下翻譯:「論將士之寡,功勳之鉅,所濟之眾,求諸戰史,得未曾有。」深得典雅中文暢達洗練之美。

我手癢,來個狗尾續貂,竊將丘相名句譯成:「二三飛衛,保國濟眾,恩厚功深,古今無匹。萬民感之,若有失焉!

「二三」可與「萬民」對比,保留丘相原意。「飛衛」乃中國古代將軍稱號。「恩厚」、「功深」、「萬民感之」對應丘相所言「國民的感激和虧欠」。「若有失焉」,模仿丘相之感歎和讚揚神情。中文無法做到英文原句之中純以虛詞連綴,但也可以展現中文獨有之短句敘事方式和對偶詞組結構。

今年七月,英國慶祝歐戰勝利75周年,王室與老兵共聚,王宮前空軍戰機昂然橫越。相比於中共紀念抗戰勝利那種認屎認屁,英國空軍在歷史上才是無庸置疑的中流砥柱,獨力阻擋德軍征服全歐的鐵蹄步伐,英國更成為日後聯美抗德、登陸反攻之橋頭堡,成功扭轉二戰全盤局勢。共軍抗日,暗中與國軍勾心鬥角、保留實力,毛主席甚至戰後意氣風發,要感謝日軍入寇造就崛起──相比之下,中共不過一群竊國的土匪而已。

時移世易,網民Ray有感而發,將丘相名句略作改動,放諸今日香港:"Never was so much owed by so few to so many." 從未有一班舔共廢燉、狗官政棍、寡頭老屎忽,虧欠廣大市民那麼多。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精警,又悲哀。

London. Dec 200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