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八月浮槎

Silvermine Bay. July 2015.


西晉張華《博物志》有這麼一個怪異故事。海邊住著一個人,年年八月都會看見一隻木筏從海上漂來,又自行漂去,從不失期。太奇怪了,他決定乘槎而去看個究竟──

「十餘日中猶觀星月日辰,自後茫茫忽忽,亦不覺盡夜。去十餘月,奄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舍甚嚴。遙望宮中有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乃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為說來意,並問此是何處,答云:『君還至蜀都,訪嚴君平,則知之。』竟不上岸,因還如期。後至蜀,問君平,君平曰:『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牽牛宿。』計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這大概就是「星際漫遊」的先聲了吧。天河與大海相接,雖則純屬老作,但也不失淒美。天上人間一往還,人間好應跨越一千年才對,回話的該是嚴君平三世孫而非本人才是啊。抑或,浮槎,是一期一會的通行證,沒有時差,不設劃位;膽大又浪漫者,可摘天邊星星,兼獲免費人生空檔期?

八月流火,銀漢迢迢,牛郎織女相望。家住新界,雖云山居,仰天仍然難觀星象,連日只見夏雨潺潺,情人泣涕零零。我的暑假,一年一度,如浮槎不失期,也如微型空檔期──

外遊吧?離開困頓侷促,車水馬龍;尋找田園和溪流,設想人活著更合理的節奏。

自閉吧?冷氣開放的圖書館,短衣短褲無名氏,無聲如塘邊之丹頂鶴。或者宅在家,書本歌曲自娛;松下雲深,賈島找我不見,西嶺孤琴,孟浩然也等我不著。有型不有型?

讀書吧?與古人交,與今人遊。偷偷上船,訪問李白渡遠荊門之心情。竹杖芒鞋,請教東坡人生怎可能如此顛簸,又如此灑脫。再看豐子愷漫畫,村童的嬉鬧,江月的無聲,眾生動靜相宜,與我倆倆相忘。

遊樂吧?牽妻子的手,接孩子放學。言笑晏晏,歲月靜好。說著區家in-joke,玩區家獨門無聊遊戲──膠樽保齡球,積木投石機,果殼射龍門──眾樂雖云妙,獨樂亦復佳。

回憶吧,檢討吧,構想將來吧,又或者,盡情懶散發呆,任當下的風,掀它想看的書頁,悉悉索索,慢嚥輕嚐。

我知啊,哈哈,我還欠課程發展處幾份教材,同事電郵寄來筆記初稿請編輯大人過目,碩士year 2魔鬼教程迎面等待。哈哈,我知啊,八月中再算吧。

我的浮槎,它不是自己漂來的,是我自己賺回來的。請容我一年做一回牽牛,安躺河邊飲水,喝夠了,自然會乘槎歸航──

──煙水濛濛,不知年月,我問:「這兒是什麼地方?」

「君還至葵涌,謁校長,則知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