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野孩子

上水梧桐河邊,依山傍水的尋常鄉村,叢林中的平房開闢成小小樂園,名喚「土丘」。耕作、做陶工、劈柴、繪畫、拾荒,各種從土地來往土地去的玩意。

陶工導師姐姐,種豆南山下哥哥,一舉一動,樸拙清秀;一言一語,總流露對大地真摯的感恩。四月復活節時帶孩子來過,媽媽心靈手巧安坐做陶杯;笨拙的爸爸呢,全程陪孩子玩,在木頭和草堆中,變出各種遊戲來。

四個月後今天,陶杯燒好了,重遊這裡,立之展現驚人的記憶力。「那兒有一條綠色毛蟲的!」「爸爸我想上天台,可以看風景!」「爸爸,我想好像上一次般用木頭砌一條河出來,玩『鱷魚咬人』!」……

姐姐也不賴啊──一眼就認出,這孩子擁在懷中的玩具,就是《天空之城》的機械人巨神兵。你看,它與枯枝放在一起,像不像裝置藝術,一座迷你的空中花園?





柴堆,真的是燒火做飯備用的柴堆,就像《龍貓》的鄉居那樣。踩一踩,搬一搬,立之發現:「爸爸!有一條『馬陸』啊!好多腳的!這裡又有一條!」

跑跑跳跳,不旋踵,又從工具室裡弄來泥鏟,玩起尋寶來。我是探險家,挖挖挖,啊,好多蟻,又有好多不知名的白色小蟲;再挖挖挖,啊,爸爸,我發現了蝸牛殼啊,還有……啊,還有姐姐借給我看的鳥巢,打風後拾到的;啊還有樹下的蟬殼,完整的,好大隻,爸爸我們可不可以問姐姐讓我拿回家去?回到家我會用積木砌一隻一樣的陪牠……

爸爸笑著解釋,立之,你問姐姐,姐姐不會不答應的,但蟬兒的確屬於這片土地,我們帶走不合適。我們家樹下間中也會有蟬殼落下的,回去我們找找看?……媽媽嘖嘖稱奇,她說從來沒遇見過一個孩子對一副蟬殼如此著迷。

《龍貓》裡的四歲小妹,手執泥鏟遊玩田園;《風之谷》中娜烏西卡,對一草一木、一花一蟲,每一點生命都愛得深沉。我們這個自小看宮崎駿動畫的孩子,來到山林土丘,儼然老爺爺筆下另一位野孩子啊。

我們給他深深一吻:「立之,你真是好特別的一個孩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