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學之大者

周一早上,學生whatsapp留言:「順利入了A1!」還附以JUPAS網頁cap圖。




真有趣啊,不知登入查閱一刻,好玩不好玩?十幾年前JUPAS放榜,是刊登在《星島日報》的,當時的互聯網還非常蹩腳!晨早,跑去買報,自行核對考生編號和課程編號 (我還記得社會學系編號是4886)。兩大版密密麻麻蠅頭小字,中獎了,稍事慶祝,和家人飲個早茶;翌日,既驚且喜的去註冊……

電話再響,還有一名「乾女兒」報喜,考進了浸大。早前忐忑不安,於今守得雲開。以我任職學校水平,一屆入U破廿人,已云豐收。入中大的,多則兩名,少則闕如。兩名通識學生,當了我的師弟妹;那是他們的努力和福份,我也不過是個津渡接引的舟子而已。

我跟她說:我和你的分別,可能就只是我唸過幾年大學,你還未唸而已。很快,你的學識眼界就會超過我了。乾女兒連聲否認,還真怕弄哭了她。

對於準大學生,我只稍稍提點一句:大學是自己決定怎麼唸的,不是別人教你怎麼唸的。他們長大了。勉勵,也只適可而止;指引,則大可不必。如何選科、砌時間表、玩OCamp裡無聊環節、應付很Chur的組爸、找source做功課、抵擋教授催眠大法,還有許多許多……..自己慢慢玩吧。

我是什麼人啊?我可不會去什麼「大學迎新家長會」的,即使十多年後,立之要我「簽回條」「欣然同意出席」都係咁話。

江水三千。那些年在中大,我也不過草草飲了一瓢。味道,也還不怎麼清冽甘甜。該是他們告訴我,唸大學有何好玩才對。

我固然知道,今時今日,大學已非什麼清高遁世之所。爭捐款,爭排名,搞兩文三語,搞衡工量值。早前與舊生兼師弟小聚,學系竟要搞一中一英兩科Introduction to Sociology 出來,還安排「較不受歡迎」那位教授教中文班,藉此「推高收視」再justify「嗱事實證明英語授課更佳」……聽了,X,再大笑三聲。

我亦固然知道,「大學生」早非什麼天之驕子,四年後畢業的光景,灰色依然是主調。報章上那些就業調查數據,我也自不贅言了。

但,so whatin spite of all,咁又點?

大學,就是容讓填色和留白之地。大學四年,就是尋尋覓覓,建立信念、涵養慧見、養浩然之氣之時光。而學院──恕我老土地想──是知識傳承與創新之所;而大學生──恕我依然很老土很戇居地想──是這個社會之中最應該、亦最敢做夢的人。

學之大者,在其中矣。

日後,假若你認為有必要到圖書館自閉,去吧。要拍拖,拍吧。要出國交流,闖吧。要矢志「爆四」,爆幾千幾萬字的paper,爆吧。要抵制教授廢柴,罷交功課,不交吧。要抗議社會亂籠,權貴跋扈,倒行逆施;走到街頭,振臂一呼,包圍政權,轟烈幹一場,幹吧。

只要你們勿忘初衷;以及這些沒什麼人看得明的校訓格言,一一訴說著「大學的初衷」:「誠明」、明德格物」、「博文約禮」、「止於至善」、「學成致用,挽救狂瀾,靈光照寰宇」、「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July 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