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天涯共此時

Picture by Edward. Aug 2011.


四年前的銀光灑遍吐露港,有老友為我留存。遷居沙田經年,遙想八月大埔,想必也有如此皓月,盈盈相邀,待我歸來。千里既可共嬋娟,何妨搭車返舊村?

沙田山居,綠樹環抱,矮小的村屋,在山麓整齊排列。每月既望,仰觀即見一輪清輝。可是啊,我住的是地下呢,望月,也只是遊玩歸家,進門一刻在樹梢之間看一眼;不像天台人家,可以對月當歌,或者燒雞翼飲啤酒。嗯,相比以前住廿幾樓,月亮離我更遠了!

盛夏炎熱,晚上八九點出外跑步,大圍站沿城門河前進,至第一城過河折返,滿身大汗,凡五公里。清風,沒有保證一定從河上吹來,好幾晚一滴也無,慵懶又吝嗇。夜月,卻總在水泉澳村那邊的雲端,遙遙相伴;雲散處,白練如洗,取之不竭,像是熱情鼓舞,又像是冷然旁觀。像是同窗舊友、故園至親,又像是似有還無的隔世情人。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古人頌明月之詩,李白、蘇軾並列兩強了吧。「中秋詞自〈水調歌頭〉一出,餘詞盡廢」,所言非虛。李白〈月下獨酌〉固然清逸,他另一首〈把酒問月〉,卻更精奇。「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輕輕裊裊的二句,教我久久屏息。在未有facebook之前,古人的風度文采與玲瓏辭章,就寫在月亮上面了,又喁喁細細的唸過給她聽。嗱,今天有了facebook啦,月亮就是我和他們的mutual friend了,容我問問她,這些年來默默記住了哪幾句;於今,還能訴說幾許韻事。

Picture by Patty. Aug 2015.
兩強以外,還有一位鬼才李賀,不是寫地上望月,反而是寫自己做夢登月,再回望地球,細如微塵:「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嘩,屈李白蘇軾的機,仲屈埋遲到一千年的太空人的機。

陰晴圓缺,逝者如斯。古今如一,永恆亦如斯。月亮,不似太陽般霸氣,不可逼視;月亮親厚而溫婉。月亮,又不似金木水火土、天王海王冥王遙不可及;月亮可望而可即。月兒恰如其份,慇勤守約;有她,我心安然。我安然地跑五里十里,再來百里千里;復於人間奔波勞累,艱苦經營,披荊斬棘,滿身困頓泥濘。我不怕沒有人懂,沒有人體諒。吾道不孤,月也不孤;卻道,我看明月多嫵媚,料明月看我應如是。

四年後,同窗舊友送我大埔黃昏的一瞬。林村河水,冉冉東流,吐露多少過去現在,舊夢新姿。月常圓,人長久,天涯此時,祝願你們一一安好,沐浴華光,美意綿長。







P.S.

同窗故友還有約翰尼先生,日暮吉隆坡,天涯共此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