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跬步

「當我沉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

暑假,是我一年一度沉默、退隱的時節。

我的工作就是講話;放長假了,可以不說話,何必要說?

我沒有必然要說的話。我也沒有當下立即要說的話。我的話,也不必然要別人聽懂。暑假,何不先聽聽細沙如何流動,樹葉如何發夢。

遠離人群,只見我想見的人。遠離工作,至少在發力重新起步之前,卸下人前的角色與重擔,做回純然的自己。如果可以,我也想遠離香港,去個長線旅行,可惜自己生性吝惜吧。當別人的fb不斷上載北海道、西雅圖、台南、巴黎的風光與美食,我的fb自紋風不動。

時間怎麼過?沉默,靜寂,慢活。晚睡一點,閑著無聊。晚起一點,難得任性。或者出外蹓躂,低頭走路,又仰視路上的大樹與白雲。鳥停,鳥叫。心隨雁飛滅。

九月一直衝到七月中。趕上課,趕收工,再趕回進修,趕回家。我納罕,我為何可以如履薄冰地高速運作這麼久,像鋼線上的格蘭披治方程式。

慢慢地走,慢慢地過,已成了我生活之中的奢侈品。

心常忐忑。年來,月來,走的每步,無計得失多少。八月,我竟只有在八月,才可如此專注於每一步,感受著每一步的沉重與輕盈。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我又何用忐忑。復感激,天覆地載之中,有我活著;所賦予我的,不多也不少。

天何言哉,在沉默的懷抱中,容我跬步珍重,心如止水,重拾安穩與充實。




1 comment:

  1. 深有感焉。工作越久,一旦放假,竟有不著地之空虛感,近跡變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