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床頭詩 (4):〈涼州詞〉



 因為那首膾炙人口的〈涼州詞〉,才認識王翰這個人。《唐才子傳》說他:「少豪蕩」、「喜縱酒」、「發言立意,自比王侯。日聚英傑,縱禽擊鼓為歡」。

 原來是個闊少。咁唔OK喎。他寫的邊塞風光、臨陣痛飲的將士,有幾多成是真,幾多成是闊氣才子的想像呢?

 醉臥沙場,自然誇張;古來征戰幾人回之歎,卻無半分矯情。爸爸當然不打算教兒子飲酒,爸爸自己也不懂。然而,古人以豪情曠達,面對世事無常,做爸爸的,也可以略述一二。擔心明天戰死?還擔心?飲吧!擔心明天下雨?傻的,飲!擔心自己力氣不夠?飲!……飲,是把人生種種不安、憂慮、忐忑,骨碌骨碌,一乾而盡。

 幾天後,悠閑的午飯時光,桌上是熱騰騰的意粉,與橙汁、凍檸茶、凍奶茶。

 爸爸舉杯:「葡萄美酒……」

 立之碰杯:「….夜光杯!」

 媽媽:「…..?」

 爸爸:「欲飲琵琶……」

 立之:「……馬上催!」

 媽媽:「…..?!」

 爸爸:「好詩!」

 立之:「飲!」

 媽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