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Play/right

玩、玩、玩。玩之於孩子何其重要。孩子能在遊玩中學會些什麼,倒是其次:玩本身就是孩子最愛。投入地玩,開懷地玩;玩不一定有結果,玩的過程就是快樂的果子。玩,更不一定要briefing和debriefing:孩子是你的孩子,不是參加Leadership Training 的行政人員,更不是學習新技能以便跑數的宏利Unit Manager。

只要我放工後還沒累死,我還是會陪立之玩。放下手上的東西、心中的東西、腦裡的東西,一起玩。只要安全、有分寸、不傷害他人,什麼也可以玩。與孩子玩,有時要放下成人的想法、算計,甚至尊嚴。

博物館兒童部,早成了立之放學後的遊樂場,更是同學們的聚腳點。有一次孩子的媽告訴我,遇見一位女孩在玩拼圖──當然不是1000塊那種,是卡通人物9至16塊吧──她的父親在旁,暫停了她逐塊逐塊嘗試,叫她將全部拼圖反轉,按著背後的數字拼好,「拼好再反轉,不就成了嗎?」

拼圖為何背後有編號?其實是博物館職員方便閉館執拾而設的,並不是給孩子做提示用的!我不期然想起”Puzzle”一詞的原意。Puzzles是拼圖,Puzzle就是「迷惑」、「疑團」、「為難」之意了。玩puzzle的過程,就是經歷puzzling/puzzled的過程;在puzzled之中細意尋覓、峰迴路轉,正是趣味所寄。

立之也玩過叮噹拼圖,「藍色、有貓鬚、白色手是一起的!大雄的衫、褲、鞋是這幾塊!」自己玩,自己砌好,他的滿足感,他自己掙回來。

小迷小悟,大迷大悟,不迷不悟。Play不一定要right,但一定要給孩子right to play!

當然,那位女孩說不定也在「玩拼圖」過程中熟練了數字順序吧。各家孩子各家養,各家父親各自當。教養方式和理念,不同就是不同。我倒不以成敗論英雄的。

晚飯後,我們仨逛宜家。他每次來都玩「Photo Hunt」遊戲。每組圖找六處不同,全神貫注,一一點破,饒有趣味的樣子。我在旁觀察,遇著他茫無頭緒,鼓勵他多番逐一比對,慢慢看,慢慢找,並不給他明確提示。 「換作是那位爸爸,我猜他會教女兒:『用毛巾大力抹一次Touch Screen咪搵齊六個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