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九州生氣恃風雷


試數一數,昨晚參與悼念六四的香港人,可以分成多少類別?──

1. 悼念六四
2. 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
3. 悼念六四,但覺平反即是仰賴中共
4. 悼念六四、關心本土、疏遠中國
5. 悼念六四,關心中華文化共同體命運
6. 悼念六四、扣連香港民主、反思傘運
7. 悼念六四是純粹的事不要拉埋傘運
8. 悼念六四但唔妥支聯會大佬文化和「政客抽水」
9. 悼念六四不介意支聯會主導但不喜歡「形式化」……
10. 悼念六四不介意形式化但淨係不喜歡何俊仁 ……

 正因為活在中共陰影下,前路沒有明確的方向可循,就只有「赤化」是唯一肯定的事。追求和保障民主自由,是唯一公因數,但價值觀的優次前後排列並不相同;就算信念相同,選取手法也可以不同;就算手法相同,信賴的人也可以不同。就算信賴相同的人,也不代表不可以有自己主張──六四分頭悼念,是香港近年政治光譜拉闊的必然結果。

自由社會是否就是如此?民主社會是否就是如此?我根柢不好,看不清想不透。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瘖究可哀。我寧眾聲喧嘩,不願噤聲待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