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百折不撓是香江

「京官説雨傘運動無法撼動831決定,這是事實。但一年多來,無論幾多威迫利誘,中央同樣無法撼動港人佔中的決定。但假如泛民委曲求存,接受這個政改方案,就等於接受強權壓倒公理,一國壓倒兩制。由此觀之,否決政改應被視為高度自治的試金石。 港人經歷過六七暴動的恐懼、六四屠城的沮喪、九七回歸的不安、沙士圍城的痛楚,最後安然踏步七一遊行、走過雨傘廣場。百折不撓是香江,為了不在權力面前下跪,我們應該頂着泛民,一票一良知,敢作捍衛兩制的死硬派! 港人經歷過六七暴動的恐懼、六四屠城的沮喪、九七回歸的不安、沙士圍城的痛楚,最後安然踏步七一遊行、走過雨傘廣場。百折不撓是香江,為了不在權力面前下跪,我們應該頂着泛民,一票一良知,敢作捍衛兩制的死硬派!」

陳教授鴻文,情理兼備,沛然莫之能禦。

橫蠻政權提出橫蠻前設條件要人屈服;指斥其荒謬的人,被打成死硬派。

 Well。堅持憑理性思考,講合理邏輯,保存(有人不想再提)的歷史,如實評價國王的新衣。做這種「死硬派」,香港人優而為之,與有榮焉。

百折不撓是香江。今天誰也不怕誰。有說「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我看,香港政治、香港人的歷史故事,倒洋溢著「不妥協的藝術」。香港人不能成功爭取香港有真民主,但大陸也未能成功爭取香港人愛用假貨。我們堅定而溫柔,足夠教好些人頭痛;因為,不少香港人的常識、信念、意志力,就像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