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青蔥歲月


17年前,17歲,我們組閣競選學生會。17年後的今天,我當了學生會顧問老師。

當年是誰說要這樣造勢的呢,在恩記歷史上大概是前無古人。當年,我說:寫番副對聯吧,我寫!又有一個同學話,好啊,我搵人整banner!事就這樣成了。年輕得,嗯,像威化般乾脆。

裕如人生絕無唉聲嘆氣何不載欣載奔校園裡」、「青蔥歲月豈能死讀爛背當記同喜同悲小軒中」。那些年的青蔥歲月,當真有過一班同學與我一起載欣載奔、死讀爛背、同喜同悲,為此,我們同聲讚美主......

我們去問副校長兼學生會顧問老師,可不可以掛三層樓高的對聯?他答:「你掛得出,咪掛囉。」真佩服他「無為而治」的領導風格──現在才猛然想到,副校長教的是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學,為什麼我們可以如此班門弄斧、自大狂妄?

我的學生會幹事,間中也會有千奇百怪的要求,例如問我可否用學生桌砌一條runway搞fashion show.....我夾在學生與校方之間做架樑,但又是過來人;總是扭盡六壬想辦法令大家皆大歡喜,又在校方關上大閘時,費心思解釋和勉勵學生,另闢蹊徑,善用夾縫再創新猷。學生敢作敢為、破舊立新,我鍾意;我的工作,就是引導他們,大膽想像,小心實踐,熱情與理智並舉。畢竟,骨子裡,我還是那個17歲的臭小子啊。

幸好,就任以來,還沒有人問過我競選時可否掛對聯。因為我肯定,「掛三樓對聯」沒有人想得出來。想得出來也寫不出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