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護生

雨綿綿的某夜,我們一家去吃譚仔。

天氣悶熱,蟲子繞燈亂飛,更差點撲進碗子裡。我像沉默劍客,一手把飛蟻擒拿在手,媽媽驚魂甫定;昆蟲專家立之呢,嚷著要看要看要看。

我驀然站起來,左手牽著立之步出店門,右手手心的飛蟲仍撲翼躍動。 我教他小心翼翼兩指捏著。「孩子,牠們也不是有心要飛進來嚇媽媽的。下雨天,氣壓低,迷失了方向吧。」興奮的立之仔細端詳夠了,就放走。如是者,一餐飯,來回店內店外兩三次。

店員可沒好氣,飛蟲落地就一腳踩死。一地脫落的翅膀,立之看在眼裡,不明白,也不服氣。我輕輕對他說:「孩子,店員姨姨的工作是捧著熱的食物給客人吃。他們不想食物裡會有蟲子,自然想趕走他們。況且,店員姨姨工作忙,沒有時間像我們這樣把蟲子送出去。你不要責怪她們啊。」

我們為善,但不偽善。我們護生,但又未能免於殺生。我承認,那餐米線,大碗裡一樣有雞肉火腿牛丸。即使孟子說「君子遠庖廚」,我們也未能免俗,更無法以潔白無瑕自居。

孩子,願你長大,做一個善良正直的人。人生在世,我們盡最大努力為善,可以不傷害生命的話,我們盡量不傷害。但更重要的是──思考周遭別人的處境,就每一件事作獨立的思考。千萬不要自以為善人,就用自己的標準強加於人。《聖經》說:「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

「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是日佛誕,我們吃素、看電視、執屋。看了一套野生老虎紀錄片,討論如何讓老虎和人各得其所;放生了兩隻闖進來的臭屁蟲。庭前晾衫,打瓜了9隻蚊。


Friday

1201P

讀得書多不代表明白事理。劉遵義和楊振寧今天在《明報》觀點發文,重複一個老掉牙的論點:人家美國1776年雖已立憲人人平等,但也到了1965年才邁向更公平選舉,依此論證香港2017有普選已經好叻仔。西方社會花100年做到的東西,香港在中共恩寵下回歸十幾年就有了。

一招收緊兩位皺褶的皮膚──人家是美國,這裡是中國。美國的民主政體始終以體現民意為前提,中國的專政政體始終以保障當權者為依歸。美國有自我更新以追貼民意的傾向,中國有自我封閉以堵塞民意的怪癖。倒轉來想,美國100年來不斷與時俱進;中國只用20年就用一個塑膠製的平安包塞住你個口。

政改方案鞏固篩選專利,延續特權階級利益;大眾有得揀之前,一些不知為何能代表香港的人揀左先。反對假普選,理由只有一個──為什麼「別的動物比我們更平等」?反對袋住先,出發點亦只有一點──為什麼我們要被你侮辱我的智慧?

明乎此,你會發現:袋住先假普選最似什麼?最似1995年Mel Gibson的電影《驚世未了緣》(Braveheart) 所述,13世紀的蘇格蘭地主階級有「初夜權」(Prima Nocte),平民百姓洞房花燭當晚,貴族有權介入提早「瞓住先」!

歷史上是否真有其事,另當別論;電影情節的奇事,倒在本港發生。

等我話你知類比和比喻是怎樣用的。高官落區,茶客阿姐高招,用「阿媽代揀老婆」諷喻假普選,高官已夠啞口無言──可是啊,更貼切、更易明的比喻,應是「俾1200人摷過、驗過貨、滿足了601人才給你娶老婆」!!

當然,像林鄭女士或葉劉女士,大概會覺得上述「1200人群體驗身」過程充滿刺激和快感,兼且躍躍欲試吧。

Thursday

睇住個仔



親子版專欄作家出聲,痛斥廣告中爸爸正煩膠。「煩」就無庸置疑的了,但「怪獸」和「直升機」的標籤,寬狹自定;這位爸爸事事憂心,處處叮嚀,確有煩人之處,但又未至於直升機式的監視竊聽。當然,比起另一種家長──從不「睇住」子女、出事諉過於人──這位「睇住啊」阿爸還不算太壞。

把孩子生下來,帶進這光怪陸離的世界,父母有責任做子女的人生導遊;但,僅限於「導」,怎麼「遊」是他自己的事。我湊立之的一道信條是──做爸爸的必須先判斷,什麼禍可以闖,什麼禍不可以;什麼代價付得起,什麼代價付不起。大錯犯不起,小錯卻有弊有利。做人,不免犯錯。既然如此,不怕犯錯,犯錯趁早。

想通了這一點,自然心中有數。以後與孩子日夕相處,待人接物,會給他充分的心理準備。──跟孩子一早言明:待會你將遇到些什麼,如果X的話會有Y這後果,如果Z的話又會怎樣,孩子,你自己決定怎麼做吧。孩子有時舉一反三,爸爸,如果A、B、C又點呢?爸爸又會跟他開一場小小討論研究一番。與其臨場「睇住呀」,不如一早brief他,好讓他知所進退。

好了,按我平日習慣去推斷,將廣告中的父子換成我和立之,看看會如何──

(1) 衝電梯門──我家立之從來不衝電梯門,我早教過他按掣的。況且,電梯門有相關裝置,夾不死人。要是真的夾著孩子的手,是他忘了爸媽教誨,責任在他。

(2) 用手「督」蟹──我家立之是生物學專家,對蟹的習性瞭如指掌,斷不會「督」它。況且,據我理解,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如果他想測試蟹鉗威力,他會慫恿爸爸去「督」的......

(3) 吹風扇──我猜大部分家居都有風扇吧?那麼,大部分家長該一早有教孩子風扇的危險性吧?──近年有了無葉風扇,這個「大部分」的假設也可能越來越難成立了。

(4) 行公園──如果跌倒,會痛。講沒用的,跌一下試試看吧。爸爸小時候跌不少,經驗豐富,大家不妨交流交流。

(5) 去海灘──去得海灘就預了濕身。如果去海灘卻預設孩子不可濕身,那就是「有篩選的假去海灘」,孩子會放過我嗎?

(6) 捧飯菜──把一碟菜交給孩子捧出去,父母就要承受這風險。有什麼差池,打死無怨,說多少句「睇住」都枉然。

(7) 豆豆塞鼻──「爸爸,我可不可以玩豆豆?」「立之,你可以玩豆豆,但你記得你看過人體構造那本書嗎?豆豆進了氣管和鼻腔就很難出來,接著令人不能呼吸。你明白了,就自己看著辦吧。」

(8) 睡覺──要是我的兒子睡前碎碎唸的是「睇住呀」而不是其他開心快活的事兒,爸爸與他相處的這天可算是失敗透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