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困頓

恩師交託我批改試卷,我毫不猶豫就接下來。同一時間,學校的模擬試卷下周一就要面世。同一時間,第一份碩士功課--研究計劃書,下周五繳交。course outline說要3000字以上,我寫完緒論和Lit Review, 一看字數統計:6500字……我懷疑自己不是在寫proposal, 而是直接跳去theses……

我是不是一名工作狂?我的心理自己明白多少?我對自己要求高,背後有何目的? 有時,真的是馬斯洛說的Self Actualization。有時,真的是為了很老套的所謂「知遇之恩」,許是我打得太多《三國志》孔明姜維上腦。

我賣力,其中一個原因是對「投閑置散」的恐懼。我搏命,當中又吊詭地基於對自身能力的質疑。又覺得,努力本身是應行之義,滿腦子都是「責任倫理」,幾乎無一事不是「本份」。

但同時,我也付出了代價,忽略了健康,忽略了朋友,也很多時候犧牲了家庭生活。

每當困頓,師老兵疲,又會有悵然若失,不知何所終的迷茫。像全身力氣被抽乾,連去廳斟一杯水都冇心機那種。我並不如自己──或旁人──想像中般,是一名精神超人。

最終,還是靠老歌活命。「苦困皆自願,心願自信定能圓;一切皆自願,只管耕耘,成敗不去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