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看雨,聽雨



「立之,這場雷雨還得下好久,我們就等一等吧。看,那邊的雨,像什麼?」「好像瀑布啊!」

「雨一點一點滴在地上好漂亮!你說像些什麼?」「好似──火光!」

(雨像火光?這小子真夠出格。)

「看,那兒剛好有位伯伯,好狼狽,用報紙當做雨傘……立之,如果我們今天沒帶傘,那麼用什麼臨時當做雨傘好呢?」「......我們......可以......將那張檯拔出來!唏,頂在頭上──」「好似蘑菇嗎?哈哈哈……

冬雨縹緲如故人;春雨溫潤卻延綿,如喋喋不休的母親。秋雨蕭瑟如墨客;夏雨呢,跳脫,撒潑,如頑童,淅瀝中灑出想像力與童真。

看雨,聽雨。雨不驟停,我撐起短傘,右肩扛起超市買來的水果、雪糕和盒裝紙巾,吩咐立之伏在左肩上,走吧。石徑點滴仲夏,馬路溪流水窪,雷聲急風小巴。湊仔公,抱仔回家。

「爸爸的腳濕透了,褲也濕透了,像瀨尿!」「哈哈哈!……

我們穿越灰濛的雨簾;簾外,古今多少人,看雨,聽雨,留下名篇,牽動我的思念。雨中,曾有蘇軾的瀟灑,一簑煙雨任平生。某場冷雨,也令余光中憶起故鄉,雨淚中分不清台北與江南。征夫歸家,雨雪霏霏,在《詩經》古卷中,身影一抹蒼白。

而我最喜歡的,除了蘇軾〈定風波〉,還有蔣捷的〈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我知道蘇軾湊過仔;蔣捷就不曉得了。然則,是我比他有福氣,抑或他比我更逍遙?

負重,沉默,邁步。看雨,聽雨,體驗他所寫的雨境,以及人生的意境,雨,就此灑上一輩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