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爸爸是什麼?

立之爬上我大腿,重甸甸的;旋即沿著毛腿瀡下去,宣佈:「爸爸,你是我的滑梯!」

立之玩得大汗淋漓,突然拉過我的手,直接用我的手來抹汗,宣佈:「爸爸,你是我的毛巾!」

立之走得累了,要騎膊頭。一上膊,威風八面,宣佈:「爸爸,你是我的馬!」

不知怎的,我想起那首感人肺腑的《你是我的眼》。「你是我的眼,帶我領略四季的變換......你是我的眼,帶我閱讀浩瀚的書海.......

……小朋友,你當爸爸是萬能嗎?那麼你又是我的什麼?」

「我?我是你的龜殼!」──在家踢波,立之一記「反動蹴速迅炮」將皮球直線射入沙發底……為父嘆一口氣,一嘆年華老去,反應遲鈍,二嘆教識徒弟就冇師父,三嘆要向兒子俯首執波稱臣──匍匐的瞬間,立之衝過來撲上背脊,兩腿鉗腰,雙手鎖喉,哈哈大笑,宣佈:「爸爸,我是你的龜殼!……遲些如果有了妹妹,你就有兩個龜殼!哈哈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