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我們如此吃飯

有時我們在家吃。先關電視,立之會「安排」汪汪和恐龍仔在飯桌上「坐好」。只要不礙事,我願意寬容一點。

有時我們出外吃。坐下,點菜,立之搶著幫忙分餐具,一如課室裡的班長。點好菜,我們等著。媽媽笑問,立之今天開心嗎?玩了些什麼玩意?吃過飯再去哪兒玩好?立之坐著或許先看看書,畫畫公仔;爸爸信手拈來,陪著孩子觀察周遭的物事──西餐廳的馬賽克拼貼燈罩,壽司店餐牌上各種海產的名字,以及連鎖粉麵店壁上粗製濫造的《清明上河圖》。……

食物來了,我們就吃。爸媽給孩子介紹各種食物的名字、味道和價值。三歲人仔,不會時時都乖;偶爾,孩子吃飯會心不在焉,把玩手上的玩具,或者含住啖飯發呆,要爸爸提點。也會鬧彆扭不吃,說飽。飽,就坐著等爸媽吃完。有時,孩子還沒拿捏好用力分寸,飯菜掉到桌上甚至地上,我會清理,甚至叫立之落地,幫手執。孩子想喝熱飲,我會叫他自己嚐嚐溫度,教他用匙羹舀進另一隻杯放涼。他心急,倒瀉,鼓勵他放輕鬆,再來……

一家三口吃飯,是真的在「吃飯」。電子產品,從來不是我們吃飯的選項。

走進任何一家食肆,一家四口四部手機,各自精采,比比皆是。那邊卡位,幼兒iPad裡是傻乎乎的跳跳虎,媽媽一口口的餵哺有如梁上母燕;爸爸手機的屏幕一堆文字數字不知是什麼經國大事,還有一位五六歲的家姐,大概是與屏幕上萬千彩色糖果同遊。未吃,等,靜默,低頭。吃,靜默,低頭。吃完,靜默,低頭。

說不定對別人來說,那是「另類」溝通交流,在網海之中你我相連吧。別的家庭我不管,我們,總算是「一家三口在一起」,當下,確實,活著,吃飯。

汪培珽女士說,父母的保質期,只有十年。人生首十年,爸媽是孩子的磐石、導師、親密朋友。這個兒子,終有一天將離父母而去,遠走他方,然後偶爾一年幾次,聚首吃飯;何必就在此時此刻,大家貌不合神亦離;相隔世界最遙遠的距離,你我各自玩手機?

老爸股壇大戰秒秒鐘十萬上落,小孩神魔大戰秒秒鐘幾廿粒鑽石糖果上落。一代宗師葉問師父話齋:「你認為分勝負重要些,還是跟屋企人吃飯重要些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