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家敎‧家訓‧家書 (之二)

暑假夜讀,順藤摸瓜,認真研究起「家教」、「家訓」、「家書」來。當了老竇,關心教養的問題,沒有人生導師可依賴,沒有速成之法可拈來。自己確信的觀念、耳濡目染的習慣、幡然覺悟的經歷、聲聞而歡喜奉行的良言,一切靠自己鎔鑄和實踐。

試著求救於華夏傳統的,原來還有呂秉權先生。他在書評裡介紹古聖家訓摘錄:「閑時翻閱,先自教一番,再將適用的智慧化為生活中的教仔點滴,盼惡補未為晚。」吾引以為同道矣。

「家教」二字,力發千鈞。會編撰家訓、與子弟書信往來諄諄告誡的,只有古時的士大夫階層。工商百姓,鄉親父老,對子弟當然也有自己的教誨。官宦士紳知書識禮;即使不知書,禮仍在鄉野流播。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做人基本態度,中土千年的文化血脈,藉著「家教」,得以存續不衰。「無家教」,仍是中國人罵得最不客氣的話;因為,無「家教」,國不成國,人不成人。

著名的家訓、家書,當舉諸葛亮《誡子書》、劉備遺詔、明末的〈朱子治家格言〉,以及最著名的《顏氏家訓》。一字一句,都是前賢教子、治家的暮鼓晨鐘,更見儒家正心誠意、修齊治平的宏願。

然而,顏家不是呂家,也不是區家。士人教子,非關文字。家風端賴一言一行,家聲還看三代經營。即使手執金科玉律,還得為人父母者仔細取捨,身體力行;再說,一家之教,真的只是「一家之言」,旁人未必適從。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是故,家家都該各編一本自己唸得懂的經。

《顏氏家訓》大名鼎鼎,但不好讀。全書凡二十篇,一萬多字,洋洋灑灑,除了教子治家、言行舉止的準則,更包涵顏家音書字畫、工農商賈等「家學」。做顏家子弟,既幸福又沉重,可不易啊。

朱柏廬〈治家格言〉,倒是簡潔易明,讀來受用不淺。只五百字,工整偶句,琅琅上口。當中名言,「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早已掛在千萬中國人父母嘴邊。

善欲人見,不是真善;惡恐人知,便是大惡」,教子女端正自持。「與肩挑貿易,毋佔便宜」,教子女關懷、寬容和風度。「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嫉心;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有佛家之智慧;「守分安命,順時聽天」有道家之沖和;「讀書志在聖賢,為官心存君國」又有儒家明德之志。朱氏生於明末,憑其治家之道,存續一家於亂世,不得不叫人欽佩。

我也曾在初中課堂教〈朱子治家格言〉,孩子甚至背默過半篇。對,我不是他們的老竇,但我是他們的中文老師,頂天立地,也配得上出手「治家」吧?做我學生,你估容易?

汪培珽女士在《管教啊,管教》寫道:「你幫孩子做的越多,不見得越是個好爸媽;但你願意跟孩子解釋的道理越多,就肯定是。」可不是嗎?你所能送給孩子最大的禮物,就是家教,好好給他說經驗,說道理,說人生。正經說、幽默說、打比喻說、講故事說、用金句說,whatever it works

人生在世,如怒海孤舟;做人處事,如履薄冰。有媽的孩子像個寶,可是一摔即破;有爸媽教導的孩子,方是成器的碧玉、金剛的寶鑽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