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樹人

London. Dec 2004.
常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育人,如種樹,立定根柢,長出強壯的枝榦來;沛然的綠葉如千千的手,向天與地張開,昂然展顏,擁抱天空。孩子取名「立之」,其實也是這個意思。

盛暑閑讀,《古文觀止》裡載有柳宗元一篇〈種樹郭橐駝傳〉。某鄉駝子以植樹聞名,所種的樹,碩大茂盛,早生果實,即使移往別處,亦欣欣向榮。鄉中人向他請教種植之道,他答:

「我並無特別方法令樹木繁盛,甚至長生不死;我不過是懂得順應樹木自然生長之道罷了。大凡種樹,樹根要舒展,土要培平;泥土要來自原生地,且要砸得密實。一經種下,就不要驚動它;離開了它,就不要時時再來看顧。──種的時候,像愛子一樣料理,種好了,像拋棄它一樣放手,那麼它的天性就得以保全,自然就長得碩大繁盛了。」

那麼,為什麼其他人植樹往往失敗呢?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恩,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讎之……

環球育兒,唐朝智慧。誰試過扭曲幼苗的根性,或者把他插進奇怪的土壤中?「愛之太恩,憂之太勤」,說的是那些目下哪些父母?「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是比喻家長偷看孩子的FB和手機嗎?「搖其本以觀其疏密」,是否指每天審查孩子的一舉一動?「旦視而暮撫」,其實有何問題?「已去而復顧」,難道只能像龍應台所說的「目送」嗎?……

柳宗元此文,名為傳記,實為寓言,以寄寓為官治民之道。育人,如種樹,在我看來,它沒有一句不是在教人教仔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