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十年一劍

2014世界盃冠軍德國,未必是史上最強的德國,亦未必是史上最強冠軍,但卻是最令人心悅誠服的冠軍。

十年磨一劍。2002年決賽德國遭巴西技術性擊倒沒了脾氣,至今仍歷歷在目。巨人碧根鮑華抬起復興大旗;祈連士文、路維,將激情和理性兩股足球能量注入大軍。雄厚的德國企業、健全的德國聯賽、嚴謹的德國足球制度、蒸蒸日上的德國青年軍,成就了今天眼前凌厲剛猛的德國神劍。

時光倒流今年六月。伊度奧剛抵達巴西,就大吵大鬧要獨享一座二千呎別墅,方便他的女球迷「上門索簽名」,租金由喀麥隆足總包底......德國,早已在2009年到巴西探路,集資建立足球訓練基地;花上兩年,特訓球員在炎熱天氣下作賽,還專誠在球隊鋪上南美洲的草皮。球員日常訓練情況,以至下仗對手的一舉一動,化作億萬數據,供教練組和球員一一參詳。「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孫子兵法》這幾句,出自第一篇的〈始計〉。

如今,德國奪冠,訓練基地所有硬件設備,全留給巴西當地人作長遠營運;其氣魄風範,叫人心折。非洲足球先生的別墅呢?人去樓空;下一屆,不妨移師俄國再來度假曬兩周的雪國太陽。

說回決賽。德國上下已見疲憊,速度和組織力銳減,但憑整體意志和後備兵源足以制勝。阿根廷本有力一拚,埋門機會甚至比德國更入肉,竟給前鋒們一一糟蹋。巴迪高、基斯普等列祖列宗見此,也只得仰天長嘯!

「如果係達哥,呢球一早射穿網啦!」「如果係達哥?呢球射爆廣告板添啦!......」「如果係達哥」,成為當晚波友群組的口頭禪。

美斯是天才,卻並非理想的場上領袖。在巴塞隆拿,有一眾西班牙小個子如轉木石般造球給他;但在阿根廷,他未能肩負起轉換節奏、帶頭反攻、牽扯敵衛製造空間的重任。看他領金球獎一臉落寞,可能自知今屆有心無力,勉強只算偶露鋒芒,FIFA這塊安慰獎毫無安慰可言。

欣賞德國,欣賞卻奧斯、舒爾尼、葛斯一眾小子的活力與靈巧,以及他們身上光輝燦爛的未來。欣賞德國,更欣賞神級「門衛」紐亞──那幾下果斷出迎、空中左手交右手,真是看傻了眼。紐亞秉承德意志深沉幹練,又兼有瀟灑自信──或者應該說,沒有存養已久的深沉幹練,又怎會有這種來去自如的瀟灑自信?

網上德粉,興奮復感慨。某君憶述遙遠的西德記憶,童年時依稀的白衣風姿,還有德國阿根廷的宿世恩仇:「一名藍衫的球員,頭髮蓬鬆,黑古甩突,跪在球場上抱頭痛哭,何其悲壯……那藍衣球員,是我當年除戴志偉小志強等人外,唯一一個聽過的球員:馬勒當拿。……我單純地認為,馬勒當拿以至阿根廷都是『小志強』,即是反派。……

我莞爾,留言作一點補充:其實人老了,閱歷多了,才發現悲劇英雄小志強才是「忠」的,無敵的戴志偉,屈機可比立法會功能組別,他才是「反派」啊!

盛世德國,雖然順利登頂,但可以想見,足球世運來復,沒有永遠的霸王。巴西暗角,未來的比利舔著傷口;西班牙新丁蠢蠢欲動,荷蘭老帥臨走開闢了光明前路,法國重現朝氣輸波心志彌堅。勝負一線,「忠」「奸」難分,王者德國,自信自持,想必珍惜王者地位,創業後隨即開展更綿密的守業鴻圖。未來大勢,精彩可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