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勇戰三項鐵人



簽署、蓋印、寄回。事就這樣成了。

──我第一次上台當講者,談通識教與學,是五年之前。黃老師給我機會,鼓勵我一試;還在猶豫之際,他拋下一句:「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事,就這樣成了。後來,日子久了,閱歷多了,思考深了。機緣,加上運氣,再加上前輩提攜,我進入了事業的新境界。先後在報章撰文談論通識教學、主持數場通識教學講座,後來還替出版社撰寫每月時事分析。更難得的,是屢次與局方課程發展處合作,在香港教育城網頁撰寫文章,主持荃葵青區通識教師講座……就這樣,過了豐盛的五年。

我算是資深通識教師嗎?我可以為他人提供包保管用的經驗和意見嗎?我不是,也不能。

我只是勇於表達,不避冒昧地將我的經歷、考慮、理念,以及種種成敗和盼望公諸同好。與其說我有很多經驗可供分享,不如說,我不過是一位珍惜每一天經驗、將之反覆琢磨的前線工作者。我不能為誰提供答案,但為大家提供合適的「問題」,也不無意義。我如此定位,也必須如此定位。

而這,需要勇氣。我就抱持著這麼一種勇氣走過五年,還有下個五年。

五月,一個平凡的下午。課程主任來了一通電話,邀請我新學年借調至課程發展處,從事教材設計、教學實驗和校際交流。

我用了一個下午來考慮,再花兩小時與校方商談。口頭答允、文件往還、到局方面試、奉覆正式邀請函,歷時近兩個月。

而我心忐忑。我也有憧憬過,有朝一天要成為借調教師,造福杏壇,就是沒想過發生在幾個月後。我並不資深,如此把自己推上風高浪急的前沿,我會不會當了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而不自知?實不相瞞,日常教學,有時奉獻七成功力,必要時使九成蠻勁;好些時節,只出三成也能應付過去──進了官府,可能是每天100%,甚至150%200%......

而我由他忐忑。人生在世,是什麼叫人成長?成長,往往就始於瞬間的決志,硬著頭皮,縱身一跳,孤注一擲。闖過去,就是新天新地。光坐著,心想「現在還不是時候吧」、「等我再考慮一下」、「我還沒有心理準備」……那就沒有「成長」的可能,只有「老去」的份兒。

天地悠悠,我想起相識的一位「年輕人」。蘇軾,廿二歲初出茅廬,廿六歲寫下〈留侯論〉,開首是這麼幾句話:

「古之所謂豪傑之士,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天下有大勇……挾持者甚大……其志甚遠。我反複的碎碎唸。那,會是我嗎?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周三天返校教學、兩天借調課程發展處、兩晚唸碩士。三項鐵人,勇字當頭。

2 comments:

  1. 我以前在課程發展處任職,認識不少借調老師。我覺得,在政府裡體驗下,對你絕對有益處,會更加令你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又或是你會認識到制度、課程、與實際教學的差異。我知道很多人借調後便找機會入局內做課程發展主任而不教書了,當然也有人是繼續留在學校。無論如何,這個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ReplyDelete
  2. 人生何處不相逢!若不是你透露,也估不到你原來也算是同行啊。

    思前想後,決定接受這次挑戰──借調是希望能騰出空間,想想究竟平日的教學工作還可以怎樣改進;哪些事是平日有心無力去做的,趁現在躲進官署,著手去做。寫一份教材,有多少份是寫一星期,又有多少份是三十分鐘即叫即煮?急就章了好多年,廁所備課、枕邊備課、坐電梯備課;現在奢侈一點,「全年備課」試試看。

    日後遇上困難,可能要私下請你指點迷津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