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我不懂教仔

為人父母的第一信條:我不懂教仔。再唸一次:我不懂教仔。我要學。認真學,一直學,一世學。

你問我懂得教仔嗎?我會反問:你懂得教我教仔嗎?

我僅僅知道:我和眼前的孩子,是兩個各自獨立的人,不是程式執行者。而我也不相信世上會有任何一條萬試萬靈的良方。一切都是權宜,一切都是隨機應變。

文武之道,一張一弛。怎麼拿捏?嚴厲有時,寬容有時。先發制人,後發先至,還是順其自然,無為自治?

教他兩文三語運動樂器煮飯做家務?怎教?教他愛人,尊重,謙遜,我知道,但,怎教?教他勇往直前,還是教他明哲保身?教他安貧樂道,還是教他先發財後立品?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怎教?......

教子難。「做家長」呢,太輕易了。有多輕易?容許我粗俗一點:今時今日,基本上有X就可以做人老竇啦。

看育兒書吧?書上那個不是我兒子。你不懂教孩子,小學幼稚園教師懂了吧?幼兒教育家呢?他們可能懂得教別人的仔女,但能醫不自醫。反之亦然。有沒有萬能的呢,有的,那就是神了,但你見過神嗎?

在此,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穩當的結論:無人能穩當地聲稱自己懂得教子。

在此,我們還可以得出另一個更穩當的結論:我們要學習教子,但也要學懂,他始終是個獨立運作的人。我們要學習教子的界限,我們要學習「不教子」。

好難明啊,唉,你我真是不懂教子!

所以,我建議所有父母,前往生死註冊處申請嬰兒的出世紙時,應當先簽署一份法律文件,叫作《不懂教子女聲明書》(Declaration on Incapability of Parenthood),或簡稱《謙遜聲明》(Declaration of Modesty)──


本人_________(父母名字) 謹此莊嚴聲明:___________(嬰孩名字)在血緣上及法律上均為本人子女。而本人明白,本人初次/第二次或以上*當父母,對教育子女不具備充足經驗和知識。從今以後,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我都對這名子女負上重大責任。而為求履行父母責任,我承諾會由零開始學習,做到老,學到老。如有違誓,當____________(自行填寫詛咒)


我的法律常識告訴我,有違此誓是很難處以罰款甚至監禁的,所以我不貪心,只建議在文件末段補充一句:「本人謹此承諾,日後在孩子之幼稚園
/小學/中學/大學 (如適用) 班主任面前,應當表現謙遜有禮,不得呼呼喝喝,指斥其『你點教我個仔架我要返工梗係旨意你啦你讀咁多書你同我死掂佢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