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我是雙非人



教通識,教中文。這兩科,都是我的興趣。教中文,結合愛好與志業,寓教於樂,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我的資歷是:大學唸社會學,教育文憑主修通識,副修歷史。

我在教育局和語文教育常務委員會官方定義下,屬於「非主修語文」和「非語文師訓」的語文教師,換言之,是一位還未完全符合資格的中文教師──老實不客氣的話,我大概是「雙非」人,是最沒資格的了。

官方也很客氣的,容讓各種「雙非」、「單非」教師持續進修,最好在任教的五年內,補讀合適的課程,取得資歷。課程,資歷,就在幾個附件中,列明各間院校各種課程,這個得,這個一半得,那個唔得要咁先得,不一而足。

屈指一算,我教中文已──八年了──

校方海量汪涵,無比信任,我無言感激。官方搞credentialism是擺明車馬的了,然而,我也得坦白承認:我只唸過十幾年中文、五年中國文學,無主修過大學級別的中文。站在黑板前,在七成自信中,我確實還有兩分半虛怯,半分遺憾。

這當中,有一段峰迴路轉的人生歷程在內。十幾年前報JUPAS,我在最後一刻棄選中文系,改選社會學;為著要拓寬眼界,學習新鮮事物。……

……那三年,以及之後的好些日子,我根本沒想過,有朝一日我會執教中文的。當我站到台前談論語文,我猜,這就是原本的我吧。

所以說──遺憾只有半分。我沒有後悔當年的改選,當年改選很合理;更加不能用十幾年後的情況來評斷當時的抉擇。沒有社會學和通識,我又不會是今天的我了。Steve Jobs在著名的2005年史丹福大學演說中,教誨我們: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他又說: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 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我的「人生點點」,有的密密相接,有的橫越經年,有的恢恢如網,有的,藕斷絲連。

我也多麼幸福──可以同時愛上兩份工作!

把語常會和EDB的網頁地氈式檢閱,再打幾通電話親自求證,最後證實,完成中文教育碩士,之後還得再補一張赫赫名堂的「高級證書」,這才符合語常會的「強力指引」(不知是什麼中文)

是的,最初,我心裡真是委屈得想哭。我已想通了,目標已擺在眼前。

八年來,不只一堂半堂的風聲雨聲讀書聲歡笑聲,不只一句半句的名言真言狂言肺腑之言,不只一位升讀中四的學生,在走廊煞有介事地訴苦:區老師,我很懷念你的初中中文堂……八年來,我慶幸沒捅出什麼漏子,也沒被家長踢爆我不學無術,或者孩子語文成績不忍卒睹──我猜,我應該酬謝神恩,兼且乖乖閉嘴。

八年都過去了,三年難道會有差嗎?

「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目標已擺在眼前;比及三年,我大概可以昂首闊步了──

──假若三年後,我還沒被「普教中」的內地雙非教師擠至掃地出門的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