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狡兔兩窟



上司是一位博學又健談的前輩。語文教學的公事,還是進修前景的私事,他都樂意與我這小子傾談。我告訴他,未來三年將努力進修中文教育。「事成以後,中文和通識兩主科的學歷我都配備了,有兩條道路可作打算,可說是『狡兔兩窟』了。」

「是嗎?何不乾脆真箇『狡兔三窟』?」

「對不起,狡兔挖了兩個洞,已經耗光精力和金錢,破產了……

他莞爾一笑,然後就侃侃談起武俠小說來──對啊,真正高手不必招式繁複,兩三招已夠橫行天下,無招勝有招,獨孤求敗不過九劍,降龍也只十八掌,太極劍就更加──

好幾年前,就已決定要兼擅中文和通識兩科。兩科互為表裡,相輔相成。高中通識學生之思辨及論說能力,奠基於初中語文水平;初中語文教學中引入時事討論,又可當作高中通識議題之先聲。語文不好,只落得言之無物、雜亂無章;同樣地,學習語文,吟詠春秋、風花雪月之外,更為求關心現實,經世致用。

九月,港大,中文。既熟悉,又陌生。學習風氣若何?教授功力幾許,辣也不辣?在哪兒找館藏?哪兒落腳吃個頹飯?遇上怎麼樣的同學?東閘西閘怎麼分?……三年,究竟是長還是短?

塵埃落定以後,中大的取錄通知姍姍來遲。一封無須跟進的信函,幾張紙,我還是該珍而重之。──即使深造於港大,中大仍是娘家,隨時回去躲圖書館也不成問題。中大離家較近,日後溫習、趕功課,回去崇基或本部似乎划算些……

吃兩家茶禮,臉也不紅;這,叫做「東食西宿」吧?不不,還是叫「狡兔兩窟」合我脾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