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從搬木頭到舉金磚

廣州某家珠寶店為招徠人客,於店前放一塊巨型金磚,宣稱:誰能擘開五指、一手抓起,就免費送給他。一時門庭如市,金磚重五十斤,又沉又寬又光滑,一掌無法緊握。誰料來了一猛男,原職電梯技工,執起金磚六秒,臉也不紅。店家捨不得送出金磚,改送一枚鑽戒;猛男欣然收下,還說日後結婚派上用場。

不過趣聞一則,佔報紙寥寥一格,或者電視新聞區區半分鐘,於我卻是耐人尋味。不是我懊悔不去健身勁大隻贏金磚;只是覺得,這樁美事還是充滿缺陷。

金磚招客,添了名氣;東主反悔,於商譽是添是損?再說,要是東主本就無心慷慨,那就把門檻定得再高一點,例如「只准二指捏起金磚、高舉半粒鐘」;但定得太死,準惹來「玩野」、「扮闊佬」之譏。如今,金磚省下了,鑽戒亦無不可;猛男以小博大,途人拍手稱快,人人皆大歡喜。只是商家出爾反爾之過,已於眾目睽睽下鑄成。

一諾,千金。要老闆守信用?「傻的嗎?認真我就輸了!」

舉金一事,使我不得不想起戰國時「徙木立信」的故事。商鞅入秦,獲孝公任用,準備變法,為求取信於民,便做了一場著名的政治騷──「立三丈之木於國都市南門,募民有能徙置北門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復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輒予五十金,以明不欺。

此後商鞅變法,勵耕戰、行連坐,各種嚴苛而務實的政策都大有所成;成敗,早注定在當日那根木頭上。

從搬木頭到舉金磚,信任、信用、信心,在幾千年來的神州大地,反反覆覆,奠定了又摧毀,點燃了又熄滅。在二零一四的中國,你信共產黨、信共產主義、信官、信報紙、信商戶、信雞蛋、信鈔票、信路人、信乞丐、信來電、信網購嗎?

「我信木頭!」對不起,木頭都有假的。內地省市就試過,上級領導來之前,種植假樹扮綠化……

夫復何求?在盛世強國的鬧市街頭,金舖東主沒有變臉,反咬大隻猛男「意圖偷竊」、「侵害財產」,已經很厚道、很難得、很守信用了。舉金磚,得鑽戒,不能奢望更多了。──我們也先厚道一點,假定鑽戒是真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