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I Will Follow Him

四月復活節假期,忘掉教員室的一切,回家湊仔。

月初與孩子的媽編定「立之時間表」,我著她記下:「17-25/4,全日爸爸」。勞煩公公婆婆和姨姨也太久了,孩子迷茫於「今天誰來接我啊放學去邊啊爸媽幾時返工啊」也太久了。爸爸很久沒有跟孩子完整地過一天半天。

換個角度說──爸爸很久沒有像孩子一般完整地過一天半天了。

上午,我們起床,吃東西,跑跑跳跳,看一會兒《叮噹》、《Pingu》和「車變機械人」(一套不知名、亦不知有什麼好看的韓國卡通)。我說,只限三套,好不好?他說,好丫。

下午,我們在庭院踢波,請花木喝水。 (這是比「澆花」更具關懷的說法。) 忽地,立之抓來地拖和水桶,邊哼著幼稚園學來的歌謠,邊學姨姨般洗起地來。我告訴他,傻孩子,這拖把是抹室內的,室外也太多塵了吧!他沒聽進去,半是戲謔,半是認真,自得其樂地抹抹抹。──結果,抹出一大桶黑水來……

下午兩點半,大口大口吃過蕃茄飯,我們午睡吧。窗帷,只容讓陽光最溫柔的一片灑進來,濃淡相宜。

我說,床子太擠了吧?只選一架車好嗎?立之拒絕了,在萬千心儀中,揀選了飛機、黃色跑車和「拉麵車」陪著睡。啊不,還有「正室」汪汪狗──一雙小手,兩條肥臂,彷彿就把全世界的寵愛擁在懷裡。

一屋昏黃。一屋寧靜。爸爸,就坐在孩子旁邊,盤算著孩子睡覺這寶貴的兩小時用來做些什麼。不知怎地,我沒有即時趁孩子睡著便開溜,我就只坐在他身邊,跟隨著他的生活節奏,一嚐閑著沒事的滋味,重溫人生最初的舒泰輕盈。我聽著他均勻又詳和的呼呼聲。整個宇宙繞著他旋轉,就像一齣最慢最慢的韻律泳。

父父,子子。該是有父才有子,還是說,沒有子,父一詞又有何意義?

做父親的一般想法是:要求兒子跟隨父親的指示,學會事物的道理。做父親的另一種享受,卻是跟隨兒子的思路、感情、想像,以及節拍。──

──有如江流。兩岸青山綠水,一葉輕舟。孩子,是我最資深的導遊。

I will follow him  
Follow him wherever he may go 
There isn't an ocean too deep 
A mountain so high it can keep, keep me away
I must follow him 
Ever since he touched my hand I knew 
That near him I always must be 
And nothing can keep him from me 
He is my destiny


這首歌,曾經是孩子爸媽婚禮上的Signature Song。今天,四月陽光充沛,相關又不相關,驟然在心田再次浮現,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