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一葉台灣 (3):樂陶


鶯歌,多麼美麗的名字。陶瓷博物館,主色調是泥土的淳和,牆壁摸起來,也有大地的粗糙。精緻的瓶兒、瓦兒、碟兒,在宏偉的館子中,怡然不動,看人往人來,典雅地微笑著。

精細,出於粗獷。新名,確立在舊名之上。毋忘其本,毋失其真。

台灣人十分愛用「幸福」一語,幾近濫用。然則,有這一所光潔明亮、氣象恢宏的陶瓷博物館,你說是台灣人幸福些?還是古老的杯杯碟碟瓦瓦缸缸幸福些?

造訪當天已是旅程最後一站,臨下車時,領隊陪笑:「大家好累啦?下車不下車啊?下車姑且看看啦,橫豎都是預定的景點......」媽的,還有比這更敷衍嗎?

學生確是對泥黃色的古玩意兒提不起勁;但正因如此,才要鼓勵和引導他們學會欣賞啊。

「我給妳的愛寫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用楔形文字刻下了永遠,那已風化千年的誓言......」對,我逛陶藝館心情,有點像周杰倫的《愛在西元前》。──不,館子裡是華夏質樸的黃土地,沒那麼濫情嘛。

我不曉得睡眼惺忪的學生們有沒有專心聽導賞姐姐的話。我只著迷於各種可愛的瓶,可愛的中國文字,以及黃土地上,躬身勞作,靈思巧手的可愛的「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