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依山傍水

結夏安居 (6):暑假,抽空回老家。探望孩子爺爺奶奶,也回到大埔的胸懷中。

家住大埔二十五載,依山傍水,呼吸晨昏,舉目即可擁抱天地。如今落戶大圍,左望獅子山,右顧沙田嶺,山是環抱著了,倒缺了明快的瀟灑的水。

山仁而壽,水智而樂。我斗膽,給孔子先師續貂:山安穩,水靈敏。一個人,一個家,依著山,心田沉實;傍著水,意志清揚。立足如斯,邁步如斯,還是缺一不可。

沙拉曾住旺角,說十分方便,我聽了咋舌。不不不,我只住大埔,只能住大埔!

三爺孫,逛海濱公園;抬頭,十數風箏貼著天空,向著孩子眨眨眼。遠眺,吐露港早給圍成一泓清淺,馬鞍山幾乎觸手可及;然而,她依然開揚而宏亮,寬容而慈祥。

三爺孫,三種步伐。孫兒瘋瘋的跑,哇哇啦啦哈哈哈,爺爺滿頭大汗,唔好跑啊前面有水池啊喂唔好啊……我呢,兩個字,安啦。

偶爾快艇駛過,激起波瀾;林村河上剪成燕尾,孩子嘖嘖稱奇。立之站在河堤上,爸爸的手環抱著腰肢。看,石縫中,黑色的蟹在穿梭,還有怪模樣的水曱甴。我指著對岸的元洲仔──

「仔啊,你爸爸細細個時,去過果度捉蟹。」

「爸爸,我都想去捉蟹!衣家去捉蟹囉?」

「仔,你依家好乖;等你有爸爸咁曳先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