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結夏安居 (1)

我曉得佛家語「結夏安居」不是我心中那個意思的;我只是很喜歡這四個字的意象,覺得它很能道出我度假的意境罷了。

暑假接近尾聲,容我一一拾零。......

(1) 暑假,總算比平日睡得飽一點。

每天,孩子的媽如常八點出門,悉悉索索,孩子也跟著醒來;一醒來,便是喊「爸爸!」;再喊,便是「我想食奶啊!」而媽媽滿足立之兩個願望的方法,便是沖一支奶給他,放他進來賴在 (假裝) 蒙頭大睡的爸爸旁邊!

一整個夏天,雙人床瀰漫著濃烈的立之氣味。口水混和鼻涕加兩份奶臊拌勻少許尿臊。立之算乖。爸爸還沒醒來,他會枕著爸爸左臂或左髀,安靜地等。有時,甚至會愉快地哼著不明所以的歌兒。當然,間中大風車轉身,把一隻腿擱到爸爸的蓬頭垢面上,是免不了的。

這種賴床通常不會超過八點半。之後,爸爸的梳洗、更衣、一舉一動,都會被立之粘著……

這就是我的暑假──這就是我「今年」的暑假,我想;總聽說這種癡纏稍縱即逝。育兒書如是說,過來人如是說。姑妄聽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