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足球,此之謂 (1)


洲際國家盃,本來是很不人道的雞肋。──美其名為主辦國熱身,實質賽事認授性不高,球員暑假又無辜縮短。幾年前科爾的慘劇,還歷歷在目。今年,巴西和西班牙的戲碼令人期待;六大洲代表藉此機會一試鋒芒,也讓球迷一窺洲際風格和戰力差距。洲際國家盃,也不失為國家隊的暑假補課。

迄今印象最深的是日本對意大利。東洋武士和太極虎代表亞洲足球最高水平,但距離世界一線有多遠?日本人有做夢的壯志,也有實現夢想的豪情。《足球小將》不光是漫畫,更是民族性格志氣的展現。要是三浦知良、中田英壽、中村俊輔、小野伸二、本田圭佑、香川真司這批不同型號的「戴志偉小志強真人版」,生於同代同場奮戰,會掀起怎樣的萬丈波瀾?目前的日本國家隊,「放洋留學」的球員佔了大半隊,以香川和本田最具台型。論人才和經驗,日本看似迎來盛世,是收成的時候──

──二十分鐘下來,意外令先二比零,叫人雀躍;最終惜敗三比四,情何以堪。

意大利,看來還沒走出歐國盃決賽慘敗的陰霾。後防雜亂無章,中場線更闇弱無能,派路即使是再強的優雅指揮家,也無人拍和了。但畢竟,他們背負著先輩的偉大旗幟,仍有鬥下去的靭力,最終贏四比三,是兩分努力,七分僥倖,餘下一分,是上天對日本的磨練吧。

日本何以反勝為敗?球星們不是不敢進攻,也不盡然是輸身材;是他們還未具備強隊相應的心理質素──敢於主導大局,佔領上風、宰制生死的大氣魄。2010世界盃時日本進攻略嫌疲軟,今天改進了不少,但還沒做到果斷和兇猛。攻入意軍禁區,還是略見遲疑。控球多了把握,還欠一點點淡定。更甚者,上半場領先至半場這段時間,日本隊有些心怯,甚至比落後時更心怯。

日本丟失的第二球可說明一切──吉田麻也在底線前,明明有充裕時間保護來球,卻在解圍、輸角球或者卡身位三個選擇之間猶豫了半秒,就被基亞卓連尼搶佔了便宜。年輕的日本要做強隊,就得有強隊的思路、強隊的風采、強隊的胸懷──大腳清走它!清不走它,輸一個角球給你,又怕你什麼鳥?

被追平二比二,形勢就急轉直下。日本要學習的,已非「逆境自強」,而是「順境自強」──勇敢接受領先優勢,將優勢化為強大的心理後盾。餘下的時間,務求以精準防守、冷靜的中場控制和適當的攻防時間分配,來保持領先優勢。伺機行事,再補一刀來奠定勝果。守業,比創業難,此之謂也。

很多人「想」成功,也有很多人努力「求」成功;到了最後,並非人人都「膽敢」成功。

說到底,足球,除了是技藝的較勁,更加是精神靈魂的淬煉啊。



P.S.曾志偉調侃支持日本隊的女藝人,問她「你是慰安婦嗎?」這種衝口而出自以為是的娛圈老大哥,還不一如一個懂得控制大小二便的七歲小孩。這種道德侏儒,何時會遭天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