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咫尺天涯

老媽子打電話給我,煞有介事的找我談些事情。原來是想勸服老爸早些退休。六十幾歲了,還工作啥,老爸辛苦一世也該享福了罷。我問她:「你沒有和他談嗎?」她說:「他肯聽才行啊……他都不想談……」

數星期前,老媽子同樣在午膳時段來電,煞有介事的找我談些事情──原來是為老弟擔憂,三十歲了,還「冇聲氣」,叫我介紹女仔給他。我啼笑皆非:「你不自己介紹給他?你不和他談?」她說:「他肯聽才行啊……他都不想談……」

還有一次更爆笑的,我約他們周六飯聚,到了餐館門前,一看:「老弟呢?會來嗎?」爸:「我不知道啊,他在睡覺……你打去問他?…….」

大埔老家,三口子蝸居斗室,卻離天隔丈遠。這是什麼回事?

老媽可能從來沒想過,家人為什麼會不願多談?事實上,一家子二十幾年,從來就沒把「溝通」視為要緊。她是否知曉?想在二零一三年扭轉,會否太遲?

老爸退休的事,果真由我搞定了──事情還不容易,趁他來我家接孫兒,關起門,把他按在沙發上談判,因勢利導,循循善誘,向他承諾每月奉上孝敬,又教他如何找門路報報興趣班、逛逛博物館──彷彿我是退休專家似的…….

我向妻子抱怨:「什麼事情都靠我擺平……」

妻:「就是了,養個兒子就是這樣用的嘛!」

「我們幾十年後是否也會變成這樣?」

「有可能;例如打電話給立之,叫他轉告老竇,『唔該縮開隻腳』……」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