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溫柔



原來彭羚也唱過《追憶》!不得了......

聽彭羚的追憶,也追憶彭羚。《隨愛而飛》、《等得太久》、《彷彿是初戀》,哪一首才是你追憶中嬌小的深情的彭羚?抑或,開花結果的《小玩意》才叫你最恨得牙癢癢?

早前黃偉文作品展,彭羚與容祖兒一曲《心淡》,一時驚豔。甫出場,甫開聲,那種摧心斷腸,你還以為《心淡》是她原唱的。

《心淡》曲詞均是一絕,同時也極之難唱。一不小心,就得變成歇斯底里的怨婦。「一天一點傷心過這一百數十晚,大概也夠我送我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容祖兒是近十年的「天后」了,然而,在彭羚姐姐身旁,她又變回小女孩。容祖兒唱《心淡》,唱出一種無知少女的覺悟。在柔弱中,在傷痕裡,隱隱聽出有一絲年輕歲月的倔強和不甘。

彭羚呢,她每一粒音都像從心坎處淌出來的。她唱《心淡》,是全然的寂然的溫柔。愛到最後,山窮水盡,可以付出的,可以走下去的,還是溫柔。

網民留言在論高低。也許彼此無分高低,只有感動的深淺罷。於我,把我融化得徹底些的,還是彭羚妳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