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立之話 (第三回)

9. 爸爸:「立之昨晚有沒有蚊咬你呀?
立之:「冇蚊咬,立之床有蚊────帳!
(可憐的立之被咬後永遠記得蚊帳的好......)

10. 立之 (抱住媽媽腳):「咦呀───媽媽未行住呀───
姨姨:「媽媽要返工搵錢錢,同BB搭飛機。
立之 (眼睛發光):「好丫!
(不在場的爸爸:「............」)

11. 「足球係用腳踢,網球用球拍──拍拍拍!
(去得多公園,唔睇得都講得。)

12.  爸爸:「老婆....老婆.....」
立之:「老婆!
媽媽:「立之呀,你應該叫我媽媽......
爸爸:「係呀,媽媽是爸爸的老婆;如果你都想要個老婆,不如你娶貓貓做老婆啦。
立之 (追住貓貓摟抱) 「老婆!老婆!老婆!......


Saturday

立之話 (第二回)

5. 「立之好攰......唔落地,好似樹熊咁。
(立之摟抱宣言。目前已由樹熊進化為蛇。)

6. 爸爸:「立之仲食唔食cornflake啊?
立之:「唔食.....留返俾爸爸架。
(三秒後再補充:「立之食!唔俾爸爸......」)

7. 「公公同舅父搭飛機,去旅行。
(可能是迄今最完整的句子。)

8. 叔叔:「立之你整緊咩野食啊?
立之:「嗯.....炒烏冬!有魚魚波,有雞....
叔叔:「仲有呢?
立之:「仲有,嗯,兔仔......
(文道叔叔來探立之,可惜最後吃不到兔肉烏冬......)

Friday

百轉千迴


Jackie Evancho當年亮相American's Got Talent,一鳴驚人,還差點奪冠。之後自然是全心發展事業了,專輯出過一張又一張──好像已出度經年,原來她還只是十二歲。

Jackie這首To Believe,現場演繹不失淡定;再去聽她的專輯,感覺卻不對勁。翻唱銀幕經典,以及其他膾炙人口的classical crossover,實在有點兒吃力。

簡言之:她只是把歌「唱完」,沒有把歌「唱好」,更沒有把歌唱成「自己的歌」。

隱隱覺得,那不只是吐納運氣的問題,或者音色音準的問題。這應該是人生閱歷的問題啊。

To Believe是她的叔叔寫給她的,唱的是大同理想。她十分出色地掌握了。但,到了When I Fall in Love,她似乎還未踰越那道鴻溝。

她有沒想過:一首歌,好端端的,由女高音來唱,所謂何事?

激越動魄的情感,百轉千迴的命運,還有心坎深處的自信;當中種種,都需要她去細嚐。Katherine Jenkins也用了五六年才臻成熟;Jackie的路還很長哪。

Saturday

管輅知機

這個故事,見諸《三國演義》和《搜神記》。

管輅是一名占星師,一天路過田野,見一少年躬耕,視之良久,問道:「年青人,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少年答:「我叫趙顏,今年十九歲。先生是哪位?」管輅說:「我是管輅,我看你的眉間有死氣,三日內必死,你長得不錯,可惜壽命不長。」趙顏回家後趕緊告訴父親;二人追上管輅,哭求解救之法。管輅見二人父子情切,便教趙顏:「你可以準備清酒一壺,鹿肉一塊,明天去到南山之中,會看到有一棵大樹下有兩個人在下棋,那時你就……」 

次日,趙顏攜酒脯杯盤入南山之中。約行五六里,果有二人於大松樹下盤石上著棋,全然不顧。趙顏跪進酒脯。二人貪著棋,不覺飲酒已盡。趙顏哭拜於地而求壽,二人大驚。穿紅袍者曰:「此必管子之言也。吾二人既受其私,必須憐之。」穿白袍者乃於身邊取出簿籍檢看,謂趙顏曰:「汝今年十九歲,當死。吾今於十字上添一九字,汝壽可至九十九。回見管輅,教再休洩漏天機;不然,必致天譴。」穿紅者出筆添訖,一陣香風過處,二人化作二白鶴,沖天而去。趙顏歸問管輅。輅曰:「穿紅者,南斗也;穿白者,北斗也。」

幹嗎在課堂上說起這故事?剛巧我們在談古代天文。故事有何教訓或寓意?是「死生有命,富貴在天」,還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故事沒什麼教訓或寓意,故事其實不必然會有教訓或寓意;中文老師在課上說故事,也不必然是為了要說大道理,可能他不過是想殺時間罷。

受教訓的倒是天真的我──孩子們自小受《警訊》訓誨,對任何陌生人都戒慎戒懼,發展出一套「騙徒意識」:「那個管輅肯定是和兩個老頭是一路的!




立之話 (第一回)

1. 「媽媽好靚喎!
(望著鏡中剛戴完隱形眼鏡的媽媽)

2. 「吊臂車升高放低!
(拿了爸爸的手錶去玩,捏著錶帶錶面朝下)

3. 「唔鐘意呢個船啊......
(立之澳門之旅真摯心聲)

4. 「唔坐船,立之嘔......嘔去袋度,坐七人車搵太婆婆,媽媽個婆婆媽媽.....
(立之澳門之旅總結。我們只好安慰他:好的,出年我們坐車去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