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宣戰 (7)



感動得無話可說。時窮節乃見,香港人,良心當道,團結無私。六四,七一,保衛皇后,保衛菜園村,爭普選,反國民教育科,一路走來,無限光輝。有如此公民質素,誰需要勞什子的國民教育?




Friday

宣戰 (6)

我校學生,自發聚在一起,製作壁報展覽,講述國民教育科爭議由來,發起論壇交換意見,校友義務回來,給弟妹來一課公民教育。我身為學生會顧問,為他們穿針引線,鋪橋搭路。上至亦喜亦憂的高層,中至滿腔熱血的在職校友,下至最純潔的義工學生,我一一聆聽心聲訴求,設定行動綱領,步步為營,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無比艱苦,無比費神,無比熱血,無比自豪。


Thursday

群魔亂舞




(1)
理直則氣壯。建制勢力攻擊公民運動、攻擊學生示威的藉口,幾十年來,詞窮力屈。「學生被一小撮人利用」、「勾結外國勢力」,從1989年聽到現在,了無新意。不談證據,懷疑動機取代了舉出證據。這種手法,多快好省,深得共黨鬥爭三昧。

選舉論壇中,這個叫陳恆鑌的,再次搬出「政黨利用學生」這說法,又叫余若薇應自己去絕食。如果我是黃之鋒,我會這樣回應:「有人說我們是被政黨利用的棋子。對,的確有人在利用我們,有政黨利用我們去攻訐其他政黨,而利用我們的就叫民建聯。」

當然我們都很清楚:現實中的黃之鋒同學,無比堅韌,又無比厚道。上述一語,也不必宣之於口。他比我們強得多了。

(2)
ATV
是活得不耐煩了。高喊「香港良心」沒人理會,選亞姐沒人理會,好,一於放個響屁,三天內贏取四萬宗投訴。真是用心良苦。

也多得ATV發明「建設派」和「破壞派」兩個名目。重整大氣電波,建設優質媒體,那些與「本港」無關的「台」,就請自動行入歷史垃圾桶吧。左邊請。


(3)
高志森輕率地公開指摘黃之鋒「不握手」「沒家教」,旋即灰頭土臉地道歉。他大概不會以為「家教」就是「記得和別人握手」般低層次吧?

「家教」,教孩子正義、知恥、有理有節,教孩子為自己言行負責,教孩子有幾分理據說幾分話,教孩子「不屈服不握手」的勇氣。如此說來,咦,是誰「沒家教」呢家陣?


(4)
維園阿伯「圍」黃之鋒,例牌喊「你是不是中國人啊」,就連「我食鹽多過你食米」都罵出口了。與維園阿伯不可能存在任何討論。黃之鋒年少,卻不氣盛。沉穩的走來,沉穩的去。這就不是過量吃鹽的前輩所能及的。

友人說:難以明白維園阿伯的邏輯和情緒。他們大都是逃離大陸魔掌來港謀生的先輩,言行卻與香港核心價值背道而馳。約五十年前,林語堂先生在《一夕話》中已提及:「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裡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被專政者,就在維園專政他人;被剝削摧殘得最瘋的,摧殘他人也自然最瘋。這大概就是一種歷史悠久的「中國人模式」吧。



Wednesday

宣戰 (5)

友人在面書上說:「(國民教育科是) 統治者需要做的。沒有焚書坑儒就好了。」

這算是什麼話?

向來在面書Read-only的我,忍不住一口氣回應:

「兄宜明察者一:政府推行國民教育,雖無統一教材,卻有統一口徑。學生須每事為國自豪,且「詳細紀錄其變化」(課程指引用語),成為愛國審查根據,其心可誅。國家人禍連連,被說成「中國模式之成本」(教材用語)。一元論述,文過飾非,莫此為甚。雖無焚書之舉,卻大有焚書之功。

兄宜明察者二: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學生、家長、教師絕食明志,為廣大市民盡力,政府報以冷待。雖無坑儒之舉,其醜甚於坑儒。

兄宜明察者三:自董時代教育改革始,國史不再列為必修科。客觀全面認識過去,付諸闕如。騰出之空白,正好為如今之國民教育科鳴鑼開道,當局任意詮釋歷史,學子照單全收。再過三五七年,後生仔恐怕只識「進步無私團結」,什麼叫『焚書坑儒』則無人知曉矣!

如果朋友們覺得不夠淺白,我可以用高登用語,九個字來概括:「書已焚,儒已坑,TART已奶」。

順帶一提:「統治者」一詞,已out了。

Tuesday

宣戰 (4)



堅守獨立思考的香港人──進步。

各行各業同心愛孩子的香港人──團結。

政府總部前為你我而付出的香港人──無私!

Saturday

宣戰 (3)




金鐘站前,自動電梯將人龍不斷送往政府總部。人群中,很久不見的師兄跟我打招呼。此外都是一張張陌生臉孔;臉孔,都那麼堅定而溫柔。

政府總部叫「門常開」,不過是句漂亮空言。遠望,近看,黑黑壓壓的幾塊積木,沉鬱的顏色已經不敢恭維。而這扇門,線條尖銳,巨大無匹;形貌冷峻,殺氣森然。怎樣看,都不像張開雙臂,廣納百川的溫暖大門──說它是心理侏儒的大褲襠,強令萬民受他胯下之辱,好掩飾其虛怯,比較貼切。

行色匆匆,在此逗留不過半小時,但還是要親臨,不為什麼,只為奮戰中的他們。他們為我而奮戰,為陌生又親近的公民而戰,我沒有置身事外的權利。

乍雨乍晴。天多麼闊,人心亦然。為什麼要為人的思想設限?有國可愛,有可愛之國可愛,固然可喜。不愛國,這世界難道沒有更重要更基本的東西去愛?

什麼國民教育?──人格就是國格,人情就是國情。人情淡,則舉國無情。人勇毅,則舉國昇騰。不愛人,不恤民,不求人之幸福,愛甚鳥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