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Brave



妻對中東、北非建築著迷,甚至戲稱,前世準是活在那兒。而我,如果有前生的話,我一定是個紅髮凱爾特舞者吧。Brave電影音樂一響起,我就入魔,在黑暗中,手腳兀自舞動起來。

Brave呈現蘇格蘭高地的壯麗森林美景。堡壘與戰馬,守護小國寡民。綠樹碧潭,山精神怪若隱若現。緣何如此眼熟?對了,因為它與The Lord of the Rings的中古風光遙相呼應。神箭穿楊,寶劍斬妖,加上不絕如縷的風笛和弦琴,也就織成了我「前世」的記憶......說起來,i-Pod中珍藏的Secret Garden和Celtic Woman樂章,如此高亢清朗的凱爾特音樂少說也有上百首……

迪士尼和Pixar合璧,一年一佳作。我素來對迪士尼樂園以及相關產品嗤之以鼻,卻十分喜愛它的電影製作,更拜服於迪士尼公司的創意。我的學生都知道,這叫文化全球化;卻未必領略到迪士尼的視野和膽識。她每每汲取全世界各地文化轉成創作素材;到了她手上,總能花開千朵,艷麗無邊。《花木蘭》拍出塞外胡馬陰山,今次到了蘇格蘭,大紅鬈髮姑娘始終搶眼;更甚者,是配音演員也找來帶凱爾特口音的。──看動畫不看英語原版的,準錯過了吧。

電影場景瑰麗動人,故事則略嫌單薄。女兒Merida和母后Eleanor佔據家庭的戲份,父王卻刻意被醜化和邊緣化了。三個弟弟唯一任務是搗蛋,有點浪費。選婿、施咒和獵熊還是其次,電影主題是兩代關係。可以說,它是一套不折不扣的家長教育電影──母親中咒變成母熊,豈不就是我城的「怪獸家長」?兩母女期望迥異,到最後互諒互愛,當中改變沒有什麼魔法可以輔助,主賴二人「勇於」放下自我,觀照內心,跨越鴻溝。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所謂勇者,亦復如是。

而迪士尼本身,更展現出難得的「勇氣」──她勇於推翻自己多年來一手創造的「公主原型」,在珠光寶氣和媚眼盈盈以外另闢蹊徑,一張弓,一壺箭,一頭撒野的亂髮,幽了所有逐夢小女孩一默。「公主」除了是鎖上城上哭喊待救的女流,為什麼不可以是保家衛國的守護神?高貴也者,並非源於血脈,也不靠華衣麗服;高貴其實是一種氣魄,懾服眾人、承擔興亡的寶貴氣質。

率性而為的烈女,學會站到眾人中間主持大局。雍容華貴的王后,竟攔在最前與魔熊死鬥。視點改變,身段改變,命運也於斯改變。我城之家長,不知從中有何妙悟?要是我們真是一頭怪獸,也要做一隻攘外安內的怪獸,而不是只管對著兒女咆哮的怪獸──際此二零一二,風雨飄搖,群魔亂舞,滿城「鎮鷹」、「禿鷹」、「Dream-Bear」,還有最近降生的「團結進步毛獅」,香港家長,要自強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