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啟蒙

某夜與妻獃在電腦煲YouTube,把各自喜歡的、共同喜歡的新歌舊歌,痛痛快快煲一遍。

我們都是煲情歌長大的。與同代人不約而同地,喜歡抄歌詞。學來的中文,可能比中文課本豐富十倍;學來的情感,更加比親自體會的豐富百倍。

情歌就是愛情的啟蒙文本。優質的情歌,展現一種又一種的愛情觀。愛的世界,各有幸福,也各有不幸。優質的歌詞,有治療內傷之效,更有振聾發聵之功。十來歲的我們,從歌詞中不只找到共鳴;幸運的話,更會遇上與年齡不相稱的智慧,為死胡同開啟一道活門。──原來愛情可以是這樣的。為什麼我從不曉得。

如此例子,首推劉若英的《後來》:「後來 /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 可惜你早已遠去 / 消失在人海…….如果當時我們能不那麼倔強 / 現在也不那麼遺憾 /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這個「後來」,可能是翌年,也可能是遙遙無期之中,一個燦爛的仲夏。



再來,就是梁詠琪的《短髮》:「我已剪短我的髮 / 剪斷了牽掛 / 剪一地不被愛的分岔 / 長長短短 / 短短長長 / 一吋一吋在掙扎 / 我已剪短我的髮 剪斷了懲罰 / 剪一地傷透我的尷尬 / 反反覆覆 / 清清楚楚 / 一刀兩斷 / 你的情話 / 你的謊話」那個長髮等於純情的年代,明明白白束短髮,且束得好看的女孩並不多,著名的好像只有日本的內田有紀。至於一個長髮姑娘忽然變髮,那該是什麼一回事呢?




數下去,便是王菲一連串國語作品,包括《天空》、《棋子》、《流年》、《當時的月亮》。稍遠一點的,也有張艾嘉的《愛的代價》。

原來愛情可以是那樣的。為什麼現在才曉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