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宣戰 (2)


獨坐咖啡店,對面沙發來了一位孕婦。我在寫網誌,她在講電話。

「是啊….最近香港搞什麼…..我覺得太極端了…..香港人反應都不用那麼激烈吧…..洗唔洗咁啊……國民教育……就讓他實施好了,政府自自然然就會檢討的嘛…..不過…..我都不打算讓小孩在這裡讀小學….國際學校…..已在找,嘩,真的好貴……對啊現在先租樓住,先找一千呎左右的……唉你知Canada空氣好好多,香港真的太熱又好polluted…..壞了冷氣唔識整啊我們都在diagnose…..你知啦Canadian什麼都親自動手整……

我本不是愛八卦的人,只是說話鑽進耳裡就嘔吐不出來。我搞不清,是她「政府自自然然會再檢討」這種說法究竟有何根據。我也不了解,「太極端」的不好之處是什麼。當然,我第一個弄不明白的是──「香港」,對她一家來說究竟有何意義。

萍水相逢,我想告訴她我唯一的立場:我的孩子,有不說謊、不顛倒是非、不獻媚、不被愚弄的權利。

大肚婆擎著肚子、端著杯子走了。在此衷心祝福彼此的子女,會有美好的將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