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奧運餘韻 (2)

(四) 愛倫敦
奧運馬拉松,環城作賽,沿途打氣之聲不絕。我倆看直播,眼前夏日明媚的倫敦,教人想起2004年暖暖的美好的聖誕。一路指點,似曾相識;內子留學多年,看著不只眼熟。認得河畔有一家水族館,那年我們也去過;國會後的公園,綠草如茵,我們也曾踏足,還戲稱,寧靜得像瘋人院後的草坪。還有Marble Arch、Trafalgar Square…..終點一改轉統不在主場館,而在白金漢宮前。金身天使聳立展翼,像為所有參賽者喝采。

兩小時,四十二公里,八年,一輩子。我們相視而笑。


(五) 無國界
閉幕禮之前曾想:倫敦敢不敢採用約翰連儂的Imagine?不旋踵,連約翰從未問世的錄影也降臨現場了。在想「敢不敢」,是因為連儂的世界觀是真正的超然,曲中想像無國家,無天堂地獄,甚至「無宗教」;這就不是某些國家的人可以接受的。

是我枉作小人了。萬人沉醉於Imagine,不像我般想太多。好的音樂,帶出超然的人文關懷,感動人心,無遠弗屆。奧運閉幕禮,變成又跳又唱的盛會就已足夠。──當然,這個國家必須要有如此這般的音樂,像佐治米高,肆無忌憚反覆呼喊的Freedom。


(六) 四年後
我問內子:一生中有沒有可能現場看一次奧運開幕禮?四年後沒錢沒時間,再過多些日子如何?2020那屆是馬德里、東京和伊斯坦堡之爭。「伊斯坦堡?……啦啦啦啦…….」她唱的是周杰倫。

四年後,我的六戊畢業學生大學畢業了;立之也快要升小學了……想著想著,現場奧運,還是等退休再說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