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奧運餘韻 (1)

(一) 開幕禮
倫敦奧運開幕禮,滿場歡欣,也展現了文明足跡與英式幽默。人們翌日就拿來與四年前的北京奧運開幕禮相提並論了。平心而論,後者一開始就不惜工本,事事力臻完美,追求盛大、齊整、氣勢磅礡,總之就是一場舉世驚歎的視覺盛宴。風格華麗,幸好不至於浮艷。而前者,小巧玲瓏,間中扭玩慧黠。倫敦邀請觀眾參與其中;眾聲喧嘩,人人也有手舞足蹈的自由。除了是視覺美點,更是一帖心靈涼果。

北京持旗軍人齊整得連機械人也望塵莫及。而英兵,操起來散漫得叫中國人笑掉大牙。God Save the Queen一高奏,眼前獻唱的是傷殘兒童。英國沒有Patronize他們,他們不是花瓶。英國是真正把他們當做國家一分子。想起當年,楊沛宜不過掉了門牙就給棄用,林妙可擠出艷紅笑靨被視為「維護了國家利益」。

也許不必強行評斷四年前後孰優孰劣;但,對於缺乏想像力和包容的中國人,英國演出也恰好告訴大家,所謂美,其實也可以是這樣活潑、自然。「美」,如果不配上「真」和「善」,就是名副其實的殘缺。只可惜──幸好內子提點──中國想學倫敦也學不來,因為中國,根本就沒有傷殘兒童


(二) 開幕式
是「開幕禮」,不是「開幕式」。是「倫敦奧運」,不是「倫奧」。好的中文,寸步不讓。不只「開幕式」,「喪禮」、「葬禮」變成「遺體告別儀式」,蒼白乾枯,情感空洞。一個厚重的「禮」字,在鄙野無文的大陸消失得無影無蹤。

翻閱古籍,「式」者,法也,從工,弋聲。「式」有法度、範式之意,用於「儀式」、「招式」、「式樣」。固定、恆常、慣熟的,用「式」則可。開幕、閉幕、畢業,用「禮」字,才夠莊嚴、典雅、尊敬,復有敬人、法天之神聖意蘊。


(三) 哀劉翔
在中國,劉翔不是劉翔,劉翔只是「金牌速遞員」。中國民眾薄弱的面子無金不歡,心中只關心「獎牌」關心「國家利益」不關心「人」,管他是李翔何翔或張翔。我們為劉翔鼓掌,純然因為劉翔的個人風采,也基於亞洲人揚威田徑場的珍貴,與國籍毫無關係。

劉翔重重一摔,我沒看直播──太殘忍了。而且,不用直播也能體會,劉翔最悲哀之處,不在退賽,甚至也不在收山,而在於他背後的「祖國」,沒多少人真心體諒關愛他,把他當做「人」般看待。只有心腸最陰險惡毒的人,才會質疑他演戲,說他詐傷。也只有最功利最冷酷的社會,才會這樣對待一位曾經奪魁的英雄。

英雄──原來成功過一次,就沒有失敗的權利。一名奪過金牌的中國運動員,只要不能再奪金,就叫騙子或賣國。這樣的「英雄」不過是某些人內心深處的自卑無匹的陰影罷了。

1 comment:

  1. 在共產中國,何止禮淪為儀式?就連國語本身,也淪落得只剩漢語、普通話。且慢,漢人說的語言=漢語?那麼說粵語、客語、閩南語、吳語的都不是漢人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