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七一之怒


今年七一,我們帶著不足一歲半的孩子,不便到銅鑼灣起步;坐船到灣仔,過天橋,在軒尼詩道中途加入,走到金鐘地鐵站止。至於首次參與的畢業學生,我卻主張他們千方百計入維園,多擠擁、多氣結也好,也要與大眾一同呼吸。時間所限,他們沒有任何準備。「呃?要準備些什麼?」你可以只帶一雙腳走一次港島,或者捧著政黨團體提供的標語彩旗;但,遊行的真義,是難得的發聲,我更想他們發揚關懷和心思自製標語啊。看,七一遊行,充斥憤慨,更洋溢著創意和自由。發揮創意,享有自由,快意由是而生。所謂百花齊放、所謂包容,今天滿街正是。

街道上、以及事後的報章上,看見無數有趣的示威標語和道具:「腐碌」、「紅
Bra僭建男」、「Hello Kitty苦主大聯盟」......這就是香港七一的可愛之處:國內民眾即使「有幸」上街,也只能發怒,或者跪求。香港人,是以慈悲之心俯視蒼生,用幽默和智慧來突顯當權者的荒謬,用民氣,來震懾官威。布衣之怒,妖魔現形,流汗千里,今日是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