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本與末


幾乎在同一天,兩個國度,兩宗相干又相干的新聞──

六月六日,中國國家女子羽毛球隊在世界錦標賽上擊敗韓國,球手王曉理為國家隊奪回團體錦標賽冠軍。這一刻她笑容燦爛,卻不知道從小照料她的外婆剛剛離開人世。國家隊為免影響隊伍爭標,向王曉理隱瞞親人死訊。王在賽後才得悉噩耗,除痛哭失聲外,就只能在外婆墳前上一炷香。湖北省體育官員解釋,國家隊的利益必須放在第一位,而且她們上屆已經失落冠軍,今次不可以再輸,所以決定向王曉理隱瞞。

六月七日,歐洲國家盃開戰在即,英格蘭前鋒迪科爾因為父親病逝世,獲准暫時離開在波蘭的集訓基地,趕返英國奔喪。英格蘭足總容讓他稍後歸隊備戰,故並無補選球員取代。足總發言人謂:「我們將要求所有傳媒,在這困難時刻尊重迪科爾和他家人的私隱。」迪科爾則透過微博,感謝球迷、家人、隊友及足總的支持。迪科爾三天後歸隊,其後在英格蘭首場比賽中披甲上陣。

中國運動員是贏了,但贏得醜陋。英格蘭球員是輸了,但輸得光彩。在中國,國家、榮譽、勝利,比其他一切重要。在英國,個人意願、家庭、幸福,比其他一切重要。可是,中國人卻不知道──一個國家的榮譽,就體現在人民切身的幸福之中;一個國家的名聲,就端視她有否尊重和發揚人道精神。

何謂本?何謂末?當基本假設不同,一個國家所走的道路,以及國民的一切遭遇,就迥然不同。──而我確信,「基本假設」是有對錯之分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