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送我情


可愛的畢業同學,畢業聚餐席上送我44張生日明信片。──43張學生,1張「郭富城」。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諸君送我情。

四十三位學生,是不折不扣的大班。過去三年,不只是我時間有限,他們的時間更加有限;即便如此,我也盡可能與每一位同學相處。容或是小息暗角的一席閑話,容或是十字路上的淚如雨下。亦有病榻前的懺悔,亦有網絡上的雄辯。又如田徑場上,陽光燦爛的嬉鬧;又如口角火線,臉紅耳熱的交鋒。還有……

……還有手上這每一幀照片,銘記著彼此之間獨一無二的情誼。

首次當高中班主任,於我是意義殊遠。不只是保送他們離校赴考的艱辛,更因為他們是高中生──半生不熟的準成人,個個都有了個性、想法,也有各自的盲點和罩門。旗幟鮮明有之,荏弱模糊有之。與其說教育他們,不如說是陪伴他們一起摸索。比起初中學生,我們更易把話說進心坎裡,有更多心靈層次上的交往和啟迪。當然,我不可能與每一位學生,發展一模一樣的交往模式。學生需要關愛和指導,但並非時時刻刻皆然。有時候,給予空間、時間、距離、留白,比說什麼話來得重要。

畢業了,後面的人生大冒險更好玩啊。十年八載以後,我如此這般地談起自己的母校、惦記班主任;他朝,他們又是否一樣?就這樣空出一段日子吧,好讓重逢之日,有更大的欣慰和驚喜。

總覺得自己是個貪心的班主任,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這也許是我不夠成熟的一面罷。三年,不必然是金石良言,字字珠璣;哪怕只是一句說話、一個眼神、一聲問候、一個擁抱,只要有一剎那的受用,我就該無怨無悔。人生逆旅,我只能給大家這麼的一點燭光。「求萬里星際,燃點你路;叮囑風聲代呼喚你千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