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三十一


三十一歲前夕,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你肥了。」這句話,我太太有一句「不客氣」版本:「你好肥啊肥佬!」

「肥」這個字,在我的人生字典中第一次出現,不可謂不奇。我必須澄清:我不是肥,只是腰間和臉蛋的贅肉儲備率有上升趨勢而已。

一家三口的生活,孩子扭計又粘人,兩個傻蛋奔波勞碌,兼且隨時失眠。於是,「吃」、「狠狠地吃」變成了我最重要的心理補償。平時在教員室,八點的早餐,十點半已消耗掉,胃部響起偷閑警號;四時半後的改功課時間,零食比紅筆更忠誠。每晚十一點半,孩子終於安睡,碗筷衣物終於歸位,必須小吃一頓慶祝一下……

也不必提大半年沒有運動這一點了。「肥」這個字,在我的人生字典中第一次出現,不可謂不抵死。

好,我再運用修辭技巧粉飾一下。──我不是肥,只是手臂粗壯腰闊臀圓而已。怎能怪我?區家公子二十幾磅,一抱就可能一個下午。每逢上巴士小巴,左手抱孩子,右手夾著嬰兒車,背上還有脹鼓鼓的行囊,說不定臂上還挽著兩三個環保袋……

你說這叫失態。我說這叫住家風景的鍛煉。

拍拍上臂,摸摸下巴,按一按腰間的摺紋。這是「負擔」的具象化,也是「幸福」的具象化。三十出頭後的歲月,如此這般。

感謝二十五日凌晨,6E畢業生如雪片飄來的祝賀電郵和短訊──我到現在還沒有在fb和大家聯繫,這一封封用心寫的電郵彌足珍貴。我和大家一樣體驗著生命歷程的奧妙神奇。願你們也一樣,感謝自己所擁有的。感謝自己所體驗的。感謝從前的,眼前的,將來的,一切一切。

3 comments:

  1. 我不是肥,只是腰間和臉蛋的贅肉儲備率有上升趨勢而已。<---語言偽術!!!!

    ReplyDelete
  2. 嗯,儲備率是可升,可跌的......當然也會有二十天基準線......

    ReplyDelete
  3. 在肥叉與瘦叉之間,仍然有討論空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