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葡萄

伊索寓言那隻狐狸,吃不到那串葡萄,就說酸溜溜地說,葡萄一定是酸的。

可是,幾千年來似乎沒有人告訴過牠:狐狸,你好像是食肉目犬科動物啊。

求不得,不是最苦。妄求,才是最苦。輾轉反側,求之不得,說不定,可以是一種祝福。哪管他甜酸苦辣,不吃路邊的葡萄,有益身心。

Saturday

人比黃花瘦

薄暮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這首〈醉花蔭〉,幾乎是每年秋天,都在心裡默唸一次呵。最初,是與妻閑逛宜家家居,看見雅緻的竹簾之時。......

後來,是秋風乍起,黃葉遠飛,詩意盎然之時.......

今天,是年紀漸長,缺乏休息和運動,腰酸背痛,「人」真的瘦過黃瓜之時。......

Friday

歲月靜好


「孩子今天怎麼啦?」每晚回家,妻總給我看立之的新搞作。芸芸照片中,這張最叫我心動。

這孩子,這庭院,這木馬,這時光。還有他小心翼翼的低眉。還有他一身恐龍的趣怪。歲月靜好。

我曾問妻子:「你羡慕區公子的生活嗎?」「羡慕喇!」

其實,羡慕也是多餘之極。靜好的歲月,我們早支取過了。三十年前是怎樣的,老爸老媽印象依稀,說不出個所以然。我們人生最初的安逸,比起區公子,相信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歲月,由我們去創造,去編織,兢兢業業,艱苦經營。三十年後,淡忘的或許輪到我們這對披星戴月的爸媽。立此存照,暖暖的晨光裡,盈盈的笑語中,有你,有我們。

Sunday

千金不換


六點三孩子就醒了,期待著新一天又有什麼好玩事兒,呱呱呱吵著先要吃奶。兩個滿腦昏沉的奴隷,換片、餵奶、半睡半醒著。

趁著週日,孩子回爺爺奶奶家度假去了,好讓我們也透一口氣。在火車站閘口,把孫兒遞過去,奶奶如獲至寶,頭也不回就飇回家去。兩口子相視而笑。

逛商場,張羅的仍然是孩子的衣食住行。我們總笑道:不如我們不談孩子一分鐘?這種比賽,通常都沒有人贏。

一點半回家,讓內子好好睡一個久違了的午覺。讓堆放兩星期的報紙找個好歸宿,讓庭前的花草喝飽水,讓洗好的衣服,曬一頓久違了的陽光。

內子醒來,懶洋洋的樣子。好吧,我去買菜。買草菇,買粉絲。兩條脹卜卜的茄子,不過六塊錢,菜婆接過,叮一聲擲進筲箕。

緩步回家。我家就在山麓,山腰便是號稱名家天下匯萃的名宅。明月漸東上,山下燈火暖和;抬望眼,一道冰冷的屏風,卻十室九空。

我愛我的生活。千金不換。

Saturday

行行出狀元

(一) 交通警 (或:飾演金正日之演員。)


(二) 測量師 (或:「船頭尺」)



(三) 電台DJ (或:竊聽者)



(四) 現職:唔使做。(或:無野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