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羅馬的建成


餵奶習慣,不是一天建成的。

例如最初,兩安士奶,每次吃了總嘔回一安士。

例如第一個月,每隔三小時要吃一次;深夜十二點至二點,則莫名其妙變成「自助餐時間」,狼吞虎嚥,食極都唔飽。更甚者,小鬼腦子內置「自動電子跳字機」,不管你上一餐是十一點半還是十一點九,踏入十二點正重新計數,否則我喊。人情還人情,奶數要分明。

例如幾星期前,餓了哭喊十分鐘,得得得,來來來,吃奶吃不夠兩分鐘又睡著。

例如上星期,邊吃邊哭。

例如幾天前,邊吃邊拉屎。

例如由如今直至不知何時,小寶寶只知吃奶,一併吃進一大堆空氣後又不懂嘔氣,要爸媽拍背掃風,一掃就是一小時。

深夜二時。「我早就懷疑那個羅馬建城者的傳說是假的。那對孖仔啊──什麼由一隻母狼收養餵大──天下間哪有母狼那麼好心腸,還有閑工夫替人類掃風?」

「老公,餵哺母乳不像吃奶樽,不會吸入空氣,是不用掃風的。」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