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鄉愁


BB為什麼哭鬧了?怎樣才能叫BB止哭?誰能提供圓滿解答,都該拿諾貝爾醫學獎──或者更權威一點,「孔子醫學獎」。

嬰兒唯一表達自己的方法,是哭。嬰兒唯一的求生伎倆,是哭。嬰兒唯一不像天使之處 (撇開大便不計),是震天價響的哭。半夜三更,天要下雨,孩子要哭,誰也阻不住。但哭,也得找出個對應之法。

上媽媽會網頁,汲取媽媽聯盟的集體智慧:「風筒的噓噓聲、胡胡聲、收音機的沙沙聲,這些有助止哭,因為這些聲音對嬰兒來說,像是從前媽媽肚子裡的聲音!」

三個臭皮匠,勝過孔子獎。於是,深夜十二點,睡房裡兩個瘋人在施展傳說的『口技』:

媽媽扮風筒:「胡wewewewewe───胡胡胡胡胡wewewe──」

爸爸扮壞了的收音機:「沙沙──示示示示沙示示沙示──風騷快活人示沙沙沙沙──沙沙沙示示阿車淑梅你去了車公廟未啊沙沙沙沙───」

哭得漲紅的立之,頓時不哭了;雙眼茫然,瞠目結舌,若有所思。可能是憶起媽媽肚子裡的時光,泛起一臉莫名的鄉愁;也有可能以為眼前兩部機器是新發明的餵奶機,眼前一亮;亦可能在想──

「爸爸媽媽神經病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