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The Winner is DIVERSITY!


連日追看BGT 2009,成了我倆晚飯後的最大娛樂。感謝你們!──

街舞組合Diversity與Flawless由頭鬥到尾──Flawless的優勢是專業、整齊,但Diversity更有創意、膽識和娛樂性,且能善用成員的個人特點,驚喜層出不窮。看得出Flawless感受到威脅,在賽事後段有向對方取經,更注重幽默感;Diversity則愈戰愈輕鬆,勝出可謂實至名歸。

別說我事後孔明,Susan Boyle得了亞軍並不意外。連日的追捧已令Susan狀態欠穩,而且她也未能再帶給觀眾驚喜。再說,是媒體過份吹捧她了,好像把BGT說成一人秀似的,像她一樣身懷絕技的大不乏人,她與其他參賽者,地位本應相等。Susan演繹名曲,弱點是情感能放不能收,這倒只能靠經驗了。Susan贏得的遠多於一個亞軍,她已成為英國人的驕傲,鼓舞人心的象徵;其後進軍百老匯還是錄唱片也好,必得到專業的栽培,舞台只會更寬更廣。

色士風樂手Julian Smith也是啊,期待你成為英國的Kenny G!他性情謙遜,卻滿有孤身走天涯的韻味,這與色士風的滄桑之音多麼配合!

內子喜歡的其實是Stavros Flatly和Aidan Davis,前者是溫馨又可愛的肥父子兵,後者則舉手投足都充滿自信。拿不了冠軍也不打緊了,證明自己、統治舞台、征服觀眾,讓大家樂開懷──I come, I act, I conquer,這才是BGT的精彩之處呢!


P.S. 明珠台在播America's Got Talent,我們倒不會追看了。那邊廂總是十分嘈吵,不論參賽者、評判和觀眾都沒甚大將之風,有失深沉幹練。美國和英國,始終是兩碼子事啊。

Saturday

Poor Jamie!

BGT十強誕生,Susan、Flawless、Diversity如期大熱,Jamie Pugh卻早在第二場準決賽三甲不入。看了他不濟的表現,我不開心了一個下午。

多可惜啊。初賽許許多多歌者,Susan無疑一鳴驚人,但Jamie的Bring Him Home卻更內斂、深刻,歌中祈禱者的情感,入木三分。Jamie卑微的出身,低調、恭順的個性,配上一副好歌喉,本令人充滿期待──期待他挑戰Susan,更期待他憑著歌聲,唱出人生另一片天。

只是到最後,Jamie拿不出那分勇氣與堅定,始終未能克服怯場的毛病。他身處人生轉捩點,看起來患得患失。他確實有好嗓子,但沒有艷壓群芳的信心。

看來,性格確實是決定了命運。Susan率真、開朗、傻氣的性子,成了大眾愛戴她的主因;Aidan Davis只得十二歲,自信的微笑散發著魅力。Jamie卻總表現得憂鬱、柔弱,支持者只嘆恨鐵不成鋼。

他有才華,但沒有足夠能力駕馭自己的才華。看他給壓得透不過氣的樣子,他的才華簡直變成了詛咒,不得不說,真寧願他步下舞台,早日解脫。

世上有多少人像Jamie一樣,掙扎著無法破蛹而出,與星光擦身而過?

Friday

faced-book

我的facebook帳戶,是個放著不用的帳戶。

版面,只有朋友找我的紀錄;相簿的照片,也是朋友tag我的。我的facebook純由朋友們代筆,是他們賞臉,容讓我留影在他們生活之中,也無形中從側面書寫了我。

看來,我的facebook,叫"faced-book"更貼切。

同事誤以為我不上facebook,其實我向來是不著痕跡地Read-only而已。看朋友五花八門的活動,不必留言,不必相約聚會,得知你們活得很好,便已滿足。

人生如寄,一步一腳印,好些舊相識,看來都不會重聚了;我知道你們在世界某個角落,仍與我同步成長,這已是一種莫大的鼓舞。緣起時,咱們相識,緣盡緣滅,也不一定可惜。

Facebook無疑是個好東西,集網絡工具之大成,功能多多,版面也看得人舒服。只是這種溝通方式不很適合我,我也不欲多花時間。

我的生活自有色彩和情懷,自有調子和步伐。心裡有話要說,一是跟妻子說,二是跟常常見面的朋友說;不然,就在博客裡說,三兩字、五六百字、一二千字,悉隨尊便。而更多不必言說的話,則常常在孤身一人之際,已跟自己清清楚楚對答一遍了。在巴士歸途上,在婆娑樹影中,在昏黃街燈下,在無何有之鄉。

城市人,總被訓練得眼明手快,遇事即作反應、迅速行動。但其實,一時的喜怒,不必即刻宣洩,剎那的想法,也未必可靠。被同事、學生、路人甲氣壞了,不一定要靠"What’s on your mind?"一欄公諸於世──生活點滴,需要記錄,更需要遺忘;思想情緒,需要刺激,更需要沉澱。

差利卓別靈說:"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 人生鏡頭,相處之道,全在於控制距離,保持距離。朋友之間需要保持距離,夫婦之間也要保持距離。自己,與自己之間,尤甚。

城市生活本就五光十色,聲影紛陳。我,更看重生活深沉寧謐的一面。香港人,除了擁有一塊熱鬧的留言板,其實更需要開闢一塊可供退思的迷你淨土。

我的時間,就常常花在這片淨土上,灌溉,除草,看日落。

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Monday

贈言

又再送別了一屆中七高考生。他們回來與老師約稿,給畢業同學錄寫點鼓勵說話。

嗯。

我總愛與同學分享英國哲學家培根 (Francis Bacon)這段名言:

「讀書使人淵博,辯論使人機敏,寫作使人精細。
如果一個人很少寫作,他就需要有很強的記憶力;
如果他很少辯論,就需要有急智;如果他很少讀書,那就需要很狡猾。」

而我則希望添上幾句:
願你們參與辯論,不是為了吵架,而是為了學習聆聽;
願你們勤於寫作,不是為了宣洩,而是為了與心對話;
願你們博覽群書,不是為了升班,而是為了滋養心靈。──

──最後,不要跟我說:「我已經足夠狡猾,是否就不用讀書?」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Saturday

黃仁龍司長請注意

「港大研究調查指,四成曾濫藥的青少年,腦部均嚴重受損......三成受訪者思緒模糊,無法表達自己;兩成則有幻覺......」

「思緒模糊,無法表達自己?」

「例如說了一大堆話,事後又稱那番話不是心中想說的意思......」

「至於幻覺......?」

「例如有妄想症──妄想自己代表香港人......」

兩公婆不約而同怪叫:「......當奴曾!!!」

Friday

過街老鼠,緣何怕鼠?

Poster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ISHR,
www.ishr.org)

圖中人是誰?日本右翼政客、緬甸軍佬、野蠻政權、李鵬、陳希同、大小貪官,或者All of Above。

Wednesday

良知的星火與怒火 (7)

「地獄裡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The hottest places in hell are reserved for those who in times of great moral crises maintain their neutrality."

──但丁 (Dante Alighieri)

Tuesday

心繫......

國歌響起。

「為什麼《心繫家國》片子劈頭就來這麼多建築物?我們的民族尊嚴原來是建基於樓宇的嗎?」

「你沒讀過佛洛依德?『陽物崇拜』嘛!」

「不是吧......鳥巢模樣的陽物......?」

「嗯,那個,是卵巢。」

「............那麼新央視大樓呢......??」

「子宮。」

「............國家大劇院............??? 」

「這個太明顯,不用多說了吧。」

「..................水立方又是............????」

「按質料和顏色推斷,那個應該是加大碼的矽袋。」

「..................!!!!!」

Sunday

客觀的斷肢



看完曾蔭權的醜態,我才第一次懷念起董伯來。

董伯擺明是愚魯的,但這個曾蔭權卻又愚又狡猾。董伯擺明是上海出身的富家子,搞不好香港就算了;這個曾蔭權卻是基層爬上來的香港仔,一張大嘴巴吐出來的東西明明是中央口徑,卻膽敢說自己代表香港人。

董伯遲鈍,仍未淪為人肉讀稿機,努力靠一張不甚靈光的嘴,吞吞吐吐地爭取他人認同;這個曾蔭權,面對六四的詰問,臉不紅耳不熱,沒好氣地照本宣科,「我是說」、「我再講多一次」──就是要塞個垃圾答案給你,一派鐵青的官威;上京面聖,與領導人親切握手,卻又四萬咁口,奴相畢現,活像大清國太監。二者辯證對立,矛盾統一,深得中國官場精髓。

不少中文詞語,給中共和港官狎弄得多,早已失去意義──「理性」、「和諧」、「達至共識」、「多元聲音」、「在XX和YY之間取得平衡」......這句「客觀的評價」,也同樣語焉不詳。把「六四鎮壓」與「中國近二十年經濟發展」當成因果關係,本身就極不客觀。漠視殺人責任,血案視而不見,難道又叫「客觀」?吳靄儀「是否經濟好就可以不承認殺人」的良知責難,已經叫老曾無地自容;再者,八九民運爭取的是反官倒、反腐敗、爭人權、保自由;要是這一切成功了,「中國經濟發展」豈不更好?

要是曾蔭權──或他所「代表」的香港人──真心相信「中國經濟好好」這一套,請想想歐洲投資銀行總裁P. Maystadt這句話:

「中國的銀行具競爭力是顯而易見的,它們都不用考慮社會或人權狀況。」(The competition of the Chinese banks is clear. They don't bother about social or human rights conditions.)


從豆腐渣工程到打壓上訪者,從頭髮豉油到強行徵地,從三農問題到民工受剝削,從城市沙漠化到江河污染,從沿海城市的奢華到山區農村的貧瘠──中國如今高速發展的繁榮經濟,看似驕人,其實是建基於剝削最低下階層、剝奪人權自由、漠視社會公義、不擇手段、不惜代價、不講原則換回來的!國家富起來了,廣大人民有飯吃,但「窮得只剩下錢」。

老曾,若你想「高速地」由旺角抵達尖沙咀,可以怎樣做?乘的士、坐港鐵?都不是,「最快捷方法」怎比得上駕一輛大貨櫃車在彌敦道橫衝直撞,沿途壓毀小巴撞死人也不必理會?

中國如今,就是這輛大拖頭──不打緊,曾蔭權,它還未輾著你的腳,所以不痛;即使輾著了,只要把痛擱上十年八年,你便可以對斷肢有「客觀的評價」了。 【良知的星火與怒火】#006



P.S.

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未有仁而遺其親者,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
──《孟子‧梁惠王上》

Friday

Bring Him Home!


Jamie sings "Bring Him Home" from Les Miserables


還以為村姑Susan Boyle夠神了,誰料貨車司機Jamie Pugh更叫我著迷。三十七歲的大男人了,Jamie羞赧得像個小學生,然而,他的歌聲與情感比誰都通透。聽他萬分肉緊的表情,簡直以為有一位音樂天使長年被困在他平凡的軀體中,正要破繭而出。引領他返回星光去吧,這屆BGT,好戲陸續有來!

Thursday

聽齊豫


《船歌》(1989)


我們去了聽齊豫與香港中樂團的演出。步進音樂廳,內子打趣道:「我們會否又是全場最年輕的?」上次咱們自詡全場最年輕,是蔡琴演唱會。

我莞爾;咱們聽音樂,態度像學歷史。古今中外,天南地北,上下尋索,妙韻不絕。學習投入與欣賞,音樂的世界無限寬廣,心靈得以自由飛翔。不該說「齊豫不屬我那年代」,應該說,我們沒福氣迎上那年代而已。

齊豫畢竟年紀不輕,運氣吐納大不如前,她的聲線向來略帶沙啞,不比蔡琴般醇厚。然而,齊豫代表著一個民謠的世界,獨有一種姐姐說故事的柔和而華美的腔調,一開聲,就開啟一段踏雪尋梅的旅程。她,時而是詩人、怨女,時而是慈母、游子。聽《橄欖樹》,隨三毛浪跡天涯;聽《歡顏》、《走在雨中》,在淅瀝中獨自惆悵。

我最喜歡的還是《船歌》。不得不佩服音樂奇才羅大佑,單憑敲擊樂加反覆的和聲吟唱,就營造了搖曳生姿的江南,一泓水鄉的溫柔。想起兒時公屋村子裡,偶爾見蜑家人出嫁,兩列濃妝艷抹的大嬸手執船槳,嘻嘻哈哈的起舞,煞是有趣。

沒有水,船兒,像歡欣的歌聲御風而行。這就叫創意,這就是好歌的定義。


Wednesday

良知的星火與怒火 (5)


與他們談六四,已是一年前。一年後今天,他們在忙高考,俊忽然在網上問我:有沒有興趣訂六四Tee?響應高登的號召。我託他要了兩件,付款、取貨、送來教員室給我,全都是他主動牽頭。我無言感激。沒有相約在維園,燭光早在心中點燃。憑良心,教六四,如此而已。

Saturday

聞歌起舞


Scent of A Woman (1992)


好的電影音樂、電影歌曲不勝枚舉:神傷的《教父》、窈窕的《女人香》、落寞的《北非諜影》、歡欣的《修女也瘋狂》、淒怨的《末代皇帝溥儀》,以至久石讓數之不盡的精品《天空之城》、《風之谷》、《千與千尋》……

內子的手機鈴聲是《藍宇》電影配樂,我的鈴聲則是《教父》的Speak Softly Love。黑幫教父榮耀背後的孤獨,冷暖自知;這首黯然銷魂的主題曲,柔和,安靜,低迴。手機鈴聲是用來提醒自己接聽電話,不是用來提醒他人的,犯不著要至潮流行曲,更犯不著要方圓一百里吵翻天。

本來,最合適的晨早鬧鈴歌曲,應該是《北非諜影》的As Time Goes By──不消多說,按字面理解就成。《女人香》這段探戈,旖旎動人,看得人艷羨不已。早陣子拿來當鬧鈴,來個聞歌起舞;誰料咱們家的資優貓,耳聽八方,聽見樂曲前奏即代表貓奴進貢早飯......

從此,每逢電腦iTunes播放此曲,貓兒即跑進來親吻喇叭;每天晨早五時五十五分,半夢半醒的內子,總聽見幾粒琴音緊接著「喵──!!!」的鈴聲蒙太奇異象。

Thursday

Meow! (14)


不管怎樣把擺設黏貼牢固,貓兒──或小孩──天生就是破壞之王。破碎了,就修補,翻亂了,就收拾。生氣多少次,還是一抱泯恩仇。說我自作多情也好,說我阿Q也罷,如今這個時鐘,有一點,嗯,地老天荒。

Saturday

若夢

《雨日》(1999) 黃貴權


《戰爭與和平》(1951) 陳復禮


《浮生若夢》Life is But a Dream (1998) 簡慶福

與妻同遊博物館,賞「光影神韻」攝影大師作品展。
浮生若夢,影詩永存;物我兩忘,誠一樂也。

Friday

Meow! (13)


星期五清晨,睡得香甜;精明貓兒倒一如以往,晨早六點搶在鬧鐘之前喊叫。我沒好氣地爬起床來,給牠吃早餐後倒頭再睡。不消一會,喵聲又再震天價響,似在說,今天星期五喎,唔洗做乎?昏昏沉沉之間,我想起那些,嗯,義犬狂吠吵醒主人一家逃過火警的故事……

世上沒有貓主人,有的只是貓奴才。五一勞動節快樂。